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攻略fgo虚月馆杀人事件真相推理 凶手是谁

fgo虚月馆杀人事件真相推理 凶手是谁

更新时间:2018/05/14 09:14:18

fate grand order中,最新活动虚月馆杀人事件是一期十分有趣的纯推理活动,玩家需要根据剧情,整理弦索,推理出凶手,那么活动的剧情是什么,凶手是谁,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本次活动参与角色有:

福尔摩斯,燕青,兰斯洛特,玛丽.安托瓦内特,芬恩,斯忒诺,豹人,贝狄威尔,尤瑞艾莉,梅菲斯托勒菲斯

第一章中出场人物的关系图,绘制by玛修

活动规则:

每天一个故事,在最后一个故事更新当天会开始对犯人的投票。

投票时间:5月15 晚上五点到5月16 22点59截止

投出正确的凶手将全服给10石头。


一,诺克斯十诫

关于这期虚月馆杀人事件推荐召唤的一点儿分析。

人看起来很杂乱,推断是剧情参与从者。既然本期的剧作可能是新加入的推理小说家円局挽,用诺克斯十诫[推理小说十诫]来分析一下吧。这些卡池里的角色大概刚好可以违反十诫。

1 罪犯必须是故事开始时出现过的人,但不得是读者可以追踪其思想的人。

[故事开始时且卡池内都没有教授]

2 侦探不能用超自然的或怪异的侦探方法

[豹人具有很好的第六感,芬恩有咬拇指的技能,且这些人其实基本上都有超自然能力不多说]

3 犯罪现场不能有超过一个秘密房间或通道

[虚月馆,“洋馆”]

4 作案时候,不能使用尚未发明的毒药,或需要进行深奥的科学解释的装置

[玛丽皇后的香水,也有可能与梅菲斯特有关]

5 不准有中国人出现在故事里

[燕青]

6 侦探不得用偶然事件或不负责任的直觉来侦破案件

[豹人,具有良好的第六感]

8 侦探不得根据小说中未向读者提示过的线索破案

[老福常跟咕哒等人对于自己所知的全部情报有所保留]

9 侦探的笨蛋朋友,比如华生,必须将其判断毫无保留地告诉读者,此人的智力须轻微低于读者的平均水平。

[学妹比咕哒读书多,且学妹在一些方面比咕哒更优秀]

10 小说中如果有双胞胎或长相极为相似的人时,必须提前告诉读者

[戈尔贡姐妹]

以上为娱乐推测~且两位骑士还没有明确指向。

所以,十诫的第七条。

[侦探不能成为罪犯],是不是也要违反呢~

*PS:十戒的提出者伦纳德.诺克斯先生的本意并非种族歧视,他的本意是“推理小说里不允许出现武功高强的人”,否则就可能出现比如“死者的特征显示他死于钝器,但结果是被人用拳头闷死”的尴尬情况。

再加上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固有印象。。。于是就有了这一条规定


第一章剧情翻译

福尔摩斯:各位可有将天花板的斑点、墙壁的纹理,或是桌子的污痕看成过人脸?……哦,有过?那就够了。人类就是像这样能从毫无关联的事物中找出含义。嘛,直白点说就是错误、错觉。也可以说是由先入为主的观念而造成的扣错纽扣。

福尔摩斯:从而言之,人就是习惯优先自己的知识或想法。人既然为人,就无法得出真实的客观性。

福尔摩斯:那么。这次就讲一个以这种错误为主题的,某一群人的故事吧。其实就是关于某个家族的悲剧……但从那单纯的个人集合中瞧出缘分、羁绊这点可能正是悲剧的起因。

福尔摩斯:那是到处都有,但却与你无关的一个故事。



虚月馆杀人事件

其1 犯人不得不在故事的序章登场

(便于想象 括号打从者名)

???(大姐):没事吧?

[啊嘞,斯忒诺……?]

???(大姐):睡迷糊了?……我是朱丽叶、朱丽叶·瓦伊罗特哦。

朱丽叶(大姐):和你是同一个大学研究室的。偶尔、我想想……两天共度一次午餐,一周至少出去玩一次的朋友啊?

朱丽叶(大姐):你翘课跟我来了我家4天3夜的家族旅行……

朱丽叶(大姐):唔……好像完全没印象呢。呐,你知道今天是几号吗?

[2017年5月……]

[2018年5月……]←

朱丽叶(大姐):……看来还有些神志不清呢。月份说对了但年份可是错了整整一年哦。现在是2017年。

???(教授):啊啊,脑袋受伤真是可怕。像是轻度健忘症。

???(教授):以防万一我先自我介绍吧。我是霍桑,维奥莱特家的专属医生。横竖都当了快20年吧?不对,最近回想起从前的记忆总是很暧昧。我也不能笑你。

朱丽叶(大姐):医生,立香没事吧?

霍桑(教授):没什么深刻的异常,只是脑袋的伤很吓人啊。就算现在看上去没事,也可能过了一天突然倒下。作为医生就无法断言绝对放心。要是不舒服记得马上喊我。

???:啊,醒啦藤丸。啊哈哈哈哈没事吧?

朱丽叶(大姐):别说的事不关己!凯恩,是你踢球砸到人家的啊?

凯恩:的确是这样呢——。Sorry。sorry。

凯恩:我都道歉啦原谅我了?那我去玩啦——

朱丽叶(大姐):我替弟弟向你道歉。真对不起。都到了上hig霍桑(教授)chool的年级还是那副德行……

[……好强烈的违和感……]←

[没事,是我神游的错]

朱丽叶(大姐):违和感?对凯恩吗?是因为他太小孩子气了吗?……也是呢。我们也苦恼了很久……

朱丽叶(大姐):可是……我想想,再生气点也行哦?要是再严重点可就不得了了。

朱丽叶(大姐):凯恩踢飞的球不仅直击你的脸,还滚到了你的脚边害你踩到后一个踉跄像木桶般滚下了楼梯啊?换作是我的话,一定会给予凯恩十分说不出口的惩罚。

朱丽叶(大姐):没想到你还能笑着说出“哈哈,凯恩真淘气啊。将来是要做足球选手吗?”

朱丽叶(大姐):算了,这就是你的有点吧。你是寻找好事的达人呢。

[原来如此。话说这是哪儿?]

[真是个高档的旅馆啊……]

朱丽叶(大姐):呀……可真是重病了。这里是虚月馆哦。你和我的家人……

???(奶光):啊啦,看上去没事了呢。

霍桑(教授):哦呀,艾娃。

???(二姐):真是的,听说凯因调皮担心死我了。没出大事真是松了口气。

霍桑(教授):哈莉叶。两位怎么格外美丽呢?

哈莉叶(二姐):呵呵,可能因为我刚入浴了吧。

[这两位是?]

朱丽叶(大姐):……妈妈和妹妹。看样子应该就知道了吧。

哈莉叶(二姐):朱丽叶,你也去吧?浴场很大很舒服哦。

朱丽叶(大姐):现在就算了。

艾娃(奶光):啊啦,这种事可不能懒哦。海风弄得头发很粘乎乎的吧?

朱丽叶(大姐):我没去沙滩所以没事。

霍桑(教授):双胞胎性格竟然相差这么多……真是有趣

???(剑兰):你们,能过来下吗?

朱丽叶(大姐):爸爸?

霍桑(教授):亚当斯卡,怎么了?神色大变。

亚当斯卡(剑兰):多罗茜小姐好像弄丢了珍贵的项链……出了点事。

霍桑(教授):如果是戈尔迪家夫人的事情我们可不能置之不理呢。再怎么说……

朱丽叶(大姐):不用说多余的。那大家一起去吧。

???(玛丽):都说了,为什么项链消失了呢?总不可能自己跑了吧!

???(燕青):所以说夫人,现在我们已经想尽办法了,能请您在稍等片刻吗?

亚当斯卡(剑兰):你看,在那边。变成大事了吧?

霍桑(教授):……在那发怒的女士是多罗茜·戈尔迪。回应她的是马布尔商会的伍先生。

多罗茜(玛丽):要是等等就能出来我多久都等。但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保罗):妈妈,我肚子饿了——

多罗茜(玛丽):……萝丽,马上就是点心时间了先在那等等。妈妈现在在说很重要的事。

萝丽:知道了。那我去找凯恩哥哥玩。

???(老虎):在吵什么,伍?

伍(燕青):啊,大姐。正好事情变得有点复杂。其实……

霍桑(教授):……那位很有威严的女性是商会no2的安小姐。顺带一提刚才的少女是萝丽·戈尔迪。

安(老虎):噢。多罗茜大人的项链在浴场……

多罗茜(玛丽):察觉到项链落在换衣间,到我折回去看有十分钟吧。在这期间有人偷了。

安(老虎):但是伍,浴场的出入口是由你负责看守的不是吗?

伍:我能保证至少是没有男性出入的。但是,自从多罗茜大人走后就没有人进去了……

多罗茜(玛丽):那是不是就是你偷的项链?对吧?回答我!

伍:多罗茜大人,还请冷静……

???(莫):吵死了……难得我睡得这么舒服这不是把我吵醒了吗。

多罗茜(玛丽):莫里斯,你……就不能礼仪端正点吗?

[莫桑?]

莫里斯:啊?你找谁套近乎啊。欠揍吗?

朱丽叶(大姐):对不起。这孩子,有点迷糊。

莫里斯:唔,啊你就是啊……嘛,不赖。及格了。

朱丽叶(大姐):我可不想被在移动中呼呼大睡的人这么评价?

莫里斯:谁让我玩了个通宵,没办法嘛。话说你和这家伙是什么关系?

朱丽叶(大姐):……是我在学校的朋友。要是没有外头的人我肯定要窒息了。

莫里斯:这样。嘛,看在你的份上就原谅吧。下不为例哦。

???(芬恩)怎么了莫里斯!

伍:哦呀,阿隆大人。

莫里斯:什么事也没啊老爹。

阿隆(芬恩):这样啊这样。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霍桑(教授):……那是戈尔迪家家主阿隆氏和长子莫里斯。

莫里斯:老爹真是爱操心啊。马上就该我继承了你就安心喝老酒吧。

阿隆:只是你这让新娘幻灭的行为举止可不好。

[新娘?]

朱丽叶(大姐):……对不起,但我可不想解释这么多次。马上你就会知道的。

霍桑(教授):伍先生,可以说两句吗?

伍:老师,怎么了吗?

霍桑(教授):我这么说倒不是为了主张自己的清白……但我们的确有不在场证明。我和朱丽叶,还有藤丸,我们三个人都在房间中可以为彼此作证。这里要不就让清白的这两位负责搜查吧?

伍:嘛,比起让身受多罗茜大人怀疑的我直接行动而言,要好多了。

多罗茜(玛丽):我是只要项链回来,就没有任何意见……

安(老虎):既然如此,就先交给两位负责吧。不过,就算那样也找不出来就让我们采取最终手段吧。我们是信用商业。

亚当斯卡(剑兰):朱丽叶,真的没事吗?

朱丽叶(大姐):真是爱操心啊。没事的啦。……说起来医生,你是什么打算?

霍桑(教授):哎呀哎呀,稍微采取猛烈点治疗。说不定能作为唤醒藤丸记忆的复健。

朱丽叶(大姐):那倒也是呢。

霍桑(教授):那么,藤丸君。这下两家人都见过面了,你的记忆如何?

[马布尔商会是啥?]

霍桑(教授):唔姆……看样子还是不行。他们在那边世界可是有名人。

霍桑(教授):尤其是他们见证过的契约,听说是绝不会被打破。

朱丽叶(大姐):这座岛、这虚月馆都是属于马布尔商会的。所以绝不会有任何妨碍。

霍桑(教授):嘛,如果真是他们偷走项链,光凭我们可取不回来呢。

朱丽叶(大姐):这点相信他们也无妨吧?毕竟那些人可是凭信誉做生意的。

朱丽叶(大姐):虽然我觉得那项链绝不便宜,但他们应该不会想因小偷小盗损失信誉吧?

[那些人这么厉害吗?]

朱丽叶(大姐):他们的客户遍布全世界,也就是有那么厉害。我家和戈尔迪家合起来也完全敌不过吧。嘛,不是这样的话也没必要麻烦他们列席了。

朱丽叶(大姐):顺带一提,安小姐是第二席。那位看上去很年轻的伍先生听说也是第五席了。

霍桑(教授):商会的no2和no5都来了,说明对方也是相当重视这边呢。

朱丽叶(大姐):……比起这个,我们去听听安小姐他们的话吧。

安(老虎):是的。由于是一早出发,考虑到各位早已疲惫,就优先对妇人开放浴场了。

朱丽叶(大姐):到这儿都过了中午是很累呢。但是妈妈她们好像已经恢复了活力真是太好了。话说负责看守的伍先生是一刻都没移开视线吗?

伍(燕青):怎么会。我在大浴场入口处给蔬菜去皮呢。人手不够用啊。但话说回来,就算没盯着看,我也不会放过混蛋的下流气息。

伍:在记忆范围内,首先是哈莉叶大人和艾娃大人使用了浴场。与出浴的两位擦肩而过,进入浴场的是多罗茜大人和萝丽大人。在多罗茜大人出来后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伍(燕青):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神色大变的多罗茜大人折回来算账。

朱丽叶(大姐):擦肩而过的话妈妈她们是不可能犯案的……奇怪,这下就没有嫌疑人了?

霍桑(教授):如果是女性的话应该就能不被伍先生警惕,进入大浴场了。但是关键的女性却迟迟找不到……

朱丽叶(大姐):立香……有灵光一闪吗?

莫里斯:就算说有不在场证明,但那种话可信吗。我就不点明是哪家人了。

莫里斯:而且双胞胎的话不就能巧妙地互换……也有这种手法吧?我就不点明是哪家人了。

伍:……再怎么说也不会搞错吧?不可能搞错啊。

[平时穿男装的女性说不定就能进去了吧?]

伍:……那,倒不是不可能。关键是得有那样的人。

莫里斯:哈哈,那种家伙在这洋馆的哪儿啊。真好笑。

莫里斯:……喂,为什么盯着我看?难道在怀疑我?

朱丽叶:等等,别吵架啊!

[有(什么)!]

[没有(胸)!]

朱丽叶:莫里斯怎么看都是男人啊?

莫里斯:这家伙,居然敢说我是女人!

朱丽叶:莫里斯!都说了这孩子……

莫里斯:不,就算是看在新娘的份上也不能原谅。给我出来!

???(小莫):不可以莫里斯大人。

伍:喔,克里斯。辛苦你了……来的真不是时候!

莫里斯:要是妨碍我,就先从你解决。放马过来!

克里斯(小莫):没办法。那就失礼了!

虚月馆杀人事件

其2 不得使用超自然能力的侦查方法

(battle结束)

莫里斯(小莫):可恶,放开我混蛋!

克里斯(小贝):请恕罪。

莫里斯(小莫):可恶……还真是不可貌相。啊啊混蛋,都怪你我右手好痛!都没心思揍人了!

伍(燕青):唔,锁住关节让他老实下来不就行了。让对方受伤正是不成熟的证明。

克里斯(小贝):话说回来,纷争是因何而起?

[嘀咕嘀咕……]

克里斯(小贝):那就说明,项链还有可能留在此处对吧?

克里斯(小贝):能藏东西的地方我倒是知道几处。

莫里斯(小莫):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找到……

克里斯(小贝):找到了。在收纳棚的里侧。

莫里斯(小莫):还真有啊!

多罗茜(玛丽):啊啦,还真是?好奇怪啊,我不记得有放在这……

萝丽(保罗):啊!

多罗茜(玛丽):罗莉?

萝丽(保罗):……好不容易藏好的。真无聊!

莫里斯(小莫):哈?是那家伙的恶作剧吗!?白挨揍了啊……话说怎么办啊这气氛!

阿隆(芬恩):莫里斯(小莫)里斯。稍微安静点。

多罗茜(玛丽):对不起。没想到我女儿会做出这种恶作剧……

奶光(艾娃):请别介意。小孩子做的事无可厚非。

教授:莫里斯,我帮你看看手吧?惯用的手受伤可就麻烦了。

莫里斯(小莫):切,才没那么夸张。我可一点事都没。

莫里斯(小莫):……真是的,一副搭讪脸还真有两下子。这都快傍晚了。吃饭吃饭。

伍(燕青):的确。那就准备一下晚餐吧。

凯恩(梅菲):多谢款待——!!

萝丽(保罗):多谢!

多罗茜(玛丽):萝丽。别偷懒,好好说多谢款待。

朱丽叶(大姐):……多谢款待。

[真美味啊]

朱丽叶(大姐):诶……嗯。是呢。

莫里斯(小莫):撤下去吧。用刀切肉切得我手疼。

克里斯(小贝):那还真是失礼了。需要我帮您切好吗?

莫里斯(小莫):不用你操心!可恶,怎么会这样……

阿隆(芬恩):雨水会让土地凝结……若是两家的羁绊能变得更为牢固,那刚才的骚动也算是有了意义。

阿隆(芬恩):再怎么说,我儿子莫里斯与维奥莱特家的千金朱丽叶。只要这件婚约成立,两家也就结成同盟了。还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吗?

[婚约?/朱丽叶?]

朱丽叶(大姐):……别这么惊讶啦。原本就是为了这件事的旅行……

安(老虎):经我们马布尔商会见证,这场婚约会成为无法颠覆的契约。就算家族内有人唱反调,我们也保证能让他们噤声。

伍(燕青):还分会痛的方式和不会痛的方式。我个人比较擅长会痛的那种。

(铃声)

克里斯(小贝):奇怪。客人与我等……按计划应该已经全员到齐了啊。

伍(燕青):比起这个快摆出警戒姿态。大姐早就准备好了哦。

安(老虎):……有人来了。


???(福尔摩斯):晚上好。虚月馆的各位。

???(福尔摩斯):请原谅我的无礼。鉴于我已经按响了门铃,就请宽恕我吧。

伍(燕青):你是什么人?这可不是能随意迷路进的地方。

???(福尔摩斯):我是谁这点还请问戈尔迪氏或者你的上司吧。应该就是这种顺序吧。

安(老虎):没想到还真来了。完全没有被跟踪的迹象……

阿隆(芬恩):……唔姆。难以相信,但也唯有认同了。侦探阁下,欢迎你的到来。

???(福尔摩斯):谢谢您,家主。那请容我自我介绍。我是谢林伽姆。既是计划外的客人,亦是察觉到事件的气息而赶来的——名侦探。

莫里斯(小莫):哈啊,侦探?老爹,为什么喊侦探来!?

阿隆(芬恩):事情变成这样只能告诉各位了。其实在准备婚事的途中,收到了恐吓信。

阿隆(芬恩):写着"取消莫里斯与朱丽叶的婚事。不然戈尔迪家就会遭遇不幸"

莫里斯(小莫):……真的假的。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莫里斯(小莫):可是啊,这类恐吓早就受过无数次了。还怕什么?

阿隆(芬恩):这次的婚事是在私下推进的,知道的人很少。我连干部都隐瞒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莫里斯(小莫):难道说,写恐吓信的人在这之中?

阿隆(芬恩):为此烦恼之中,就在昨天,我接到了谢里伽姆氏的联络。

谢里伽姆(福):“您若是在为令郎的婚礼烦恼,那我或许能帮到您。”

阿隆(芬恩):所以我找安商谈,回复他说“如果你能只身赶到我们所在之处,就雇佣你。”

莫里斯(小莫):为什么你知道恐吓信的事?

谢里伽姆(福):就当做是商业机密吧。只不过,这世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莫里斯(小莫):太可疑了啊!一切肯定都是这家伙的自导自演吧?

阿隆(芬恩):不,侦探阁下的实力是真的。谁让他找到了我们的所在之处。

安(老虎):知道虚月馆的在商会中也仅有少数人。最早设计本馆的日本建筑师也早已离世……只能理解为他成功追踪了我们今日的行程。

谢里伽姆(福):哈哈哈。得您赞赏我万分荣幸。放心吧,各位。

谢里伽姆(福):我向你们保证,无论馆中发生什么,我都会解决。谁让我是名侦探啊。

2017年5月7日

玛修:太好了,你醒了!前辈,没事吧!?

[……玛修?叫玛修的玛修?]←

[好像回到my room后在床上睡着了……]

玛修:是,是的,我是玛修·基列莱特……

玛修:有和我同名的别人,或是不同名字的我存在吗……?

玛修:……那个,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前辈在休息室买了热咖啡,我买了热可可。

玛修:本来在边喝茶边闲谈,结果前辈一直盯着窗外的月亮看,突然低语了一句“是联动啊……”就秒睡着了……

玛修:然后咖啡也洒了……

教授M:对。那场骚动就像是小规模的烟花啊。尤其是玛修小姐慌乱的模样。

教授M:但是老天没有舍弃你们。不对,应该是移开视线了。

教授M:偶尔路过的,不瞒你说,就是我。无奈只好挺着个老骨头把你搬到这。之后还不像样地学着诊了个察。

福尔摩斯:情报应该正确传达教授。路过的不只是你吧。正确来说是我们。诊察也是我做的吧?

[那个……给你们添麻烦了]

教授M:没事。只是被玛修小姐像这样一把抓住腰就不能装作没看到了。

教授M:简直是让人联想到相扑力士的动作啊。我要是在年轻个二十岁就倒了!(寄り——相扑的一个动作)

[话说……现在是2017年5月对吧?]

玛修:是,是的。5月7日……怎么了吗?

福:……唔姆。毫不在意咖啡导致的轻度烫伤,而是率先确认日期吗。

福:看来是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啊。能说说是什么内容吗?

玛修:那是……那是……

玛修:这梦就像是推理小说的引子啊,前辈!

玛修:那个,光是听你的描述就能联想到可爱的朱丽叶和哈莉叶,宛若母爱化身的艾娃,恶魔一样的梅菲,不对是凯恩,以及没有确信或证据,但就是流露出废柴气息的家主Mr.亚当斯卡。

玛修:还有,还有——

教授:哈哈哈。冷静点玛修小姐,藤丸君也很混乱吧?

教授:光是维奥莱特家就有5人,不对是6人。我很在意那位霍桑医生啊!

福:啊啊,肯定不是个正经人。估计是黑医师,或者是诈骗师这类的臭泥吧。

教授:诈骗师?你是说最后出来的那个侦探吗?像主角一样在无人知晓的洋馆出场。哎呀哎呀,还真是厚颜无耻至极哦!教授:为什么自称侦探的家伙啊,不管哪个都这么可疑呢!

玛修:教授。请恕我直言,福尔摩斯先生奇人般的举止是为了使犯人掉以轻心。

玛修:不啰嗦的人可无法胜任名侦探。因为换做是温柔的侦探,基本在故事中盘就被杀害了!

福:……

教授:哈哈哈,那倒是!真是羡慕啊,热心的粉丝真是必备啊!

福:谢谢你Miss·基列莱特。但是现在还请安静。我也多少有在反省。

玛修:啊,前辈。凭借你刚才的话,我画了个笼统的人物关系图。

玛修:这张图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哦哦……好易懂……!]

[完美!]

福尔摩斯:……咳咳,那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关于藤丸的梦。

福:在梦中你被陌生的女性,朱丽叶看护。然后地点不是迦勒底,而是陌生的洋馆,和聚集在洋馆的两大家族。

福:那些人都是你熟知的从者们,但名字和性格都是别人,对吗?

[是的。我很混乱]

福:光说是梦的话这设定未免太过细致了。说起来你知道虚月这个词吗?

[不知道/好像是……古语……]

玛修:根据辞典,这是日语古语中指代三日月的词。洋馆总是起些古色古香的名字呢。

玛修:不,我敢断定是必须得起这种的名字。虚月馆……真是个好名字!

福:唉。没想到Miss·基列莱特对推理的痴迷到了这种程度。

福:那么,教授。你对刚才聊到的有什么评语吗。

教授:唔姆。是人通过梦境,知晓了本不该得知的事吗……?

教授:预知梦、千里眼、远隔共有。放到魔术世界中可不算稀罕事。

福:啊啊。但是这次可能不符合这些事例。

福:虽然只是个假设……

福:藤丸可能接收了某个人正在经历的现实。

教授:嘛,我猜也是那类。对藤丸而言真是不幸啊。

教授:虽然搞不清发信的源头,总之藤丸与“某个人”的线路(频道)同步了。

教授:但人类的数据实在太多。就像是声线,肤质,表情等等情报量的凝聚物。因为无法悉数接收,所以才在你脑内替换成了从者们的模样吧。

教授:也就是大脑的安全机能。以防这样下去撑爆,才换成了简单易懂的形态。

教授:对,这样下去会撑爆。你的大脑比意识更为准确地把握了现状。

教授:也就是——梦境并不是就此结束。而是“仍然继续”着!

[好像又困了……]

玛修:前辈……?——前辈!?

教授:你看,果然。正如玛修小姐所言,不过是引子才刚刚结束。

教授:你接下来,得伴随着“谜题”展开。

教授:对你而言不过是梦,但对梦中的你而言是现实的“谜题”。

教授:我以教授之名向你忠告。按你刚才讲述的状况,人际关系中存在着恶意。

教授:——不会有错。你在那场梦中,是属于“受害者”的范畴。

玛修:教授?这是什么意思——

教授:没时间解释了。藤丸就像是眼中进沙子了。我能做的是,我想想。也就是在梦中,作为医生帮你疗伤了吧?

福:这表层意识的封闭方法不是睡眠……不可能不让你进入睡眠吗。

福:——藤丸。我也给你一个建议吧。刚才说的话,关于莫里斯和莫德雷德的置换有什么含义,好好想想。

福:那是因为莫德雷德的模样被分摊到莫里斯粗暴的性质上产生的error。

福:可以说是你原先保有的知识,和现在接收到的事物之间的差异。

福:那么照理来说,也应该有别的这类error。

福:听好了。[能看到的事物绝不可信]千万不要忘记这点。

福:总而言之,要慎重考虑、行动。坠入梦境后我们不能起到一点帮助。

福:那场梦对某人而言既是现实,在做梦的期间,你就会成为那个“某人”。

福:我不想吓你,但是[如果在那边死亡,结果会如何尚且未知]。

福:知道了吗。首先,先以客观角度收集情报。所有推理,都从那里开始——


第二章剧情翻译


第三章剧情翻译

5/12公开(其3 犯罪现场不得有两个以上的秘密房间或通道)

朱丽叶(大姐):今早的三明治,真是美味呢。

哈莉叶(二姐):是呢。这早餐准备得很是贴心。

伍(燕青):这可是我花了好多心血做的。能让各位满意真是荣幸至极。

莫里斯(莫):讲真的,是挺不错。三明治的话也不需要刀叉。

艾娃(奶光):这红茶也很美味啊。是因为用了不同的茶叶吗?

克里斯(小贝):艾娃大人,这是我准备的。因为安大人曾严格教导过我有关红茶的知识。

安(老虎):不用说多余的话。

艾娃:克里斯将来说不定会成为一名好丈夫呢。看上去也很清爽。

亚当斯卡(剑兰):……艾娃,别说了。

莫里斯:我怎么感觉被人暗讽了……

阿隆(芬恩):莫里斯,会因女士的话语心烦意乱说明你还不够成熟。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不管被说什么都不会动摇哦。

阿隆:谁让我当时早就和著名的美女们传出艳闻了呢!哈哈哈哈。

莫里斯:……我还想着以后玩玩女人呢,是老爹你把这婚事提出来的啊。

阿隆:唔,是这样吗?


艾娃:莫里斯君,如果让你会错意的话还真是对不起哦。话说克里斯君,等下要来我房间玩吗?


亚当斯卡:别这样,艾娃。

莫里斯:切,容家中的女流之辈随便说还真是丢脸。你不这么觉得吗,老爹?

多罗茜(玛丽):……别这样,莫里斯。你父亲也很困扰吧。

莫里斯:好好,我知道了。

萝丽(班杨):好好吃……

多罗茜:吃了这么多啊,萝丽。真了不起。要好好说“多谢款待”哦。

萝丽:呐呐,我能吃那个吗?

凯恩(梅菲):说起来还剩一份啊,我也想吃——

萝丽:那,我和凯恩哥哥一人一半。


伍:……那估计是谢林伽姆先生的份吧。喂,克里斯。谢林伽姆先生呢?

克里斯:谢林伽姆大人似乎还在休息。想着他可能太过疲惫,就刻意没去敲门。

阿隆:唔姆……可是今早还打算等下与侦探阁下聊聊今后的事情。

克里斯: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交给我吧。我去喊谢林伽姆大人。

萝丽:顺便问问他吃不吃早饭!

凯恩:问问,问问!

莫里斯:头开始疼了。这里是幼儿园吗?

哈莉叶:啊啦,大孩子好像在说些什么?

艾娃:是呢……但你不觉得嚣张一点才正可爱吗?

莫里斯:我听得见!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朱丽叶:是克里斯?

[去看看吧!]

伍:看来不是寻常事。我也去。

克里斯:各位?

伍:怎么了,克里斯?发出这样的声音。

克里斯:刚才不由得慌张失措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克里斯:但是,比起由我来说明,也许各位直接看看室内会更快。

朱丽叶:房间里?有什么吗?


[死了!?]

[(侦探……开场就!?)]

(无论选哪个选项都是↓)

朱丽叶:这是什么……真的死了吗?

伍:看样子已经晚了……先封锁现场,汇报一下吧。

多罗茜:没想到谢林伽姆已经去世了……

伍:虽然还没有仔细调查,但感觉不像是自然死亡啊。

哈莉叶:虽然问这种事可能没什么意义,最后见到谢林伽姆的是哪位?

克里斯:严格来说我并非最后一位……昨晚,我按谢林伽姆先生的嘱托将红茶送到了他的房间。

安:然后呢?之后还有吗?

克里斯:这……

安:这可是紧急事态。快把事实说出来。

克里斯:谢林伽姆先生要求了两个茶杯。……估计有哪位,也在房间里。

莫里斯:真的假的……

安:那么,在一起的人是?

克里斯:这我……无从得知。谢林伽姆先生在门外等着我,接过茶壶和茶杯就立马进了房间……没有一丝缝隙能够窥伺房内。

克里斯:只不过,从他的举动中我胡乱猜想是不是房内有女性在……也就没有进一步探究。

艾娃:嘛……克里斯还真是纯情啊。

克里斯:只是,如果还留有线索的话……

克里斯:谢林伽姆大人要求的是一个左撇子用的茶杯。

克里斯:原本茶杯是不分左右手的,但是本馆的茶杯把手处的设计有些特殊……

克里斯:谢林伽姆大人似乎是右撇子,所以左撇子应该是在场的另一位。

莫里斯:哈哈,这还真是有趣。有女的挑这种时候密会啊。

莫里斯:假设是“左撇子的女人”……该不会是继母你吧?

多罗茜:莫里斯,你在说什么!开玩笑也分好坏啊。

多罗茜:还有,我是右撇子。都一起住了10年了总不会不知道吧?

伍:请容许我冒昧提问,在场的有哪位是左撇子吗?

伍:……看来没有呢。嘛,这个时机也可能很难说出口吧。

亚当斯卡:密会姑且不论……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让同盟作废吧……

安:虽然发生了不幸的事故,但在重新准备后,还会按原计划进行。

多罗茜:开玩笑吧?应该立刻终止让我们回去啊!快派人来接!

安:很遗憾,没有与外部取得联络的方式。不管发生什么,唯独终止是不可能的。

多罗茜:怎么这样……萝丽也在啊?

安:迎接的人后天才来。在这之前不管发生什么都请各位留在这里。

阿隆:不,这样就好。这种事可不能轻易取消。

亚当斯卡:我也同感。实在是感激……

莫里斯:哎呀——还真是拼命。同盟有这么重要吗?

阿隆:……莫里斯,再怎么说你刚才的言行我都不能无视。给我谢罪。

莫里斯:好好。亚当斯卡先生,真是对不起。

莫里斯:只不过,凶手肯定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听好了,我可不会因为这种事害怕!

安:限制人数反而适得其反了吗。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伍:很抱歉搅了各位休假的兴致,请尽量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活动。

克里斯:相对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请吩咐我们。

伍:那么各位,还请放松休息吧。

朱丽叶:就算说让我放松。也完全静不下来呢。

伍:啊啊,藤丸。有空的话可以麻烦你当下侦探吗。

伍:其实现在人员都分配去警备了。人手不够。

朱丽叶:那是指……没把立香当作凶手吗?

伍:我看到了第一天藤丸被球撞头后的那场骚动了。

伍:既然迟钝到连那种球都避不开……哦不,失礼了。

伍:我觉得完全不懂身法的外行人,应该做不出杀人这种大事。

伍:嘛不过归根结底,杀人也不需要什么体术呢。

朱丽叶:暂且不论你的依据,立香杀不了人这点我也同意。

[……我当侦探]

[(……正合我意……!)]

霍桑(教授):哦呀。年轻人性格虽然老实,但行动力还挺强啊。

霍桑:我也赞成。藤丸的话不论对哪家来说都能做出公平的判断。

霍桑:那我们前往现场吧。真是的,我可完全没这个心情。

朱丽叶:医生?

霍桑:我是被伍先生拜托的。再怎么说,当下唯一能验尸的只有我了。

朱丽叶:也是呢。那我们走吧。

朱丽叶:虽然有些发青,但看上去还像活着一样……

霍桑:你要是这么觉得就去摸摸他的手腕吧。

朱丽叶:那,保险起见……

朱丽叶:……的确没脉搏了。立香要摸摸吗?

[不害怕吗?]

朱丽叶:那肯定怕啊。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人会死我也有责任……

霍桑:朱丽叶,你的脸色很糟糕。

霍桑:接下来就交给我和藤丸,快回房间休息吧。

朱丽叶:不,我也和你们一起。反正一个人在房间也是害怕。

霍桑:那我就不阻止你了……死亡确认已经差不多了吧?

霍桑:从尸体的冰冷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深夜。关键是谢林伽姆的死因。

朱丽叶:医生的看法是?

霍桑:估计是某种毒物吧。只不过毒的类别与侵入体内的方式尚且不明。

霍桑:……现在只能知道这些。

朱丽叶:只有这些?其他没有吗?

霍桑:我虽然是医师,但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分不清毒究竟是被混在食物中吃下去了,还是被涂在针一样的东西上扎了。要是有检测毒物的试剂倒还好说……

克里斯:在各位谈话的时候叨扰了。

克里斯:今天气温可能会升高……差不多能将谢林伽姆大人的遗体搬出房间了吗?

霍桑:啊啊,不好意思。这么忙还真是让你费心了。

朱丽叶:比起这个医生,毒的话怎么说?要是被混入食物中可不就防不胜防了吗。

克里斯:我认为伍桑是绝不会让人在他做饭的时候下毒的。保险起见我也会先行试毒。


克里斯:所以还请放心。

朱丽叶:等下你……万一被下毒,说不定会死啊?为什么还能笑眯眯地说出这种话呢?

克里斯:我在记事前就被马布尔商会捡了。为商会付出性命是理所当然的。

朱丽叶:你那是什么话……这可是你自己的人生啊?怎么能叫好呢。

克里斯:……恕我直言,朱丽叶大人。马布尔商会对我而言是家族,安大人就好比是父母。

克里斯:而您也是为了家族接受了违心的婚事……两者并无不同。

朱丽叶:完全不同啊!……不同啊。

克里斯:失礼,我说过了。请原谅我。

朱丽叶:没事。我没在生气了。

霍桑:那尸检也结束了……真想把谢林伽姆搬到哪儿去。

克里斯:地下室还空着,虽然不太雅观……我负责把遗体搬过去吧。

霍桑:等下。

克里斯:怎么了?

霍桑:运送遗体的话我和藤丸两人就够了。

克里斯:可是……

霍桑:我知道你们那边人手不够。所以这里就适材适所吧。

克里斯:相对的,能帮忙倒杯美味的红茶吗。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

克里斯:那请务必。

朱丽叶:茶叶有多少种类?

克里斯:虽不是应有尽有,但一定能合您心意。

朱丽叶:是吗……我能直接选吗?

克里斯:当然了。那么霍桑大人,藤丸大人,我们在接待室恭候。

霍桑:遗体用床单裹好……麻烦你抬脚。走吧。



霍桑:嘿咻……干这种体力活真是腰痛啊。看来我也不年轻了。

霍桑:就让谢林伽姆睡在这吧。这里气温很低,应该不会过度毁坏遗体。

霍桑:不过,还真是个煞风景的房间啊……让人心惊胆战的。

霍桑:……这下终于能两人独处了。

[诶,难道老师你是凶手……]

霍桑:不,不用那么戒备。我只是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霍桑:……朱丽叶不在正是太好了。

霍桑:我在朱丽叶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与她的母亲也是多年的交情。

[以前和她母亲交往过?]

霍桑:不是这个意思!绝没有过!……不对,怎么自己说着说着还有点悲伤。

霍桑:谁让她很受欢迎呢。像我这么普通的男人肯定入不了眼。

霍桑:不仅如此还是那有名的维奥莱特家千金。我心生胆怯,实在很难向她求婚……

霍桑:嘛,尽管如此她还是视我为友人,在与亚当斯卡结婚后也和我有来往。

霍桑:而且在朱丽叶她们出生后,还选我当了维奥莱特家的主治医生。

霍桑:维奥莱特家长年给予我宽裕的稳定收入,对我有恩。虽然有……但这次的事情实在让我提不起劲。

霍桑:戈尔迪家与维奥莱特家……在你眼里可能不过是上流阶级中的一份子,但实际上,他们两方都是世世代代以反社会活动为生计的家族。

霍桑:从来不缺钱和暴力……他们就是将这些作为武器,存续到现在的人种。

霍桑:然而近几年,他们所处的情况变得十分危险。

霍桑:他们原先是支配某个都市,长年相争、不共戴天的仇敌。

霍桑:然而近年来外敌的进攻连绵不断,两家也是相当疲惫了。

霍桑:……这样下去或许撑不过十年。不但如此,还会因抗争一同倒下。

霍桑:在这个状况下两家家主得出了相同结论。同盟……不,是合体。

霍桑:结成绝不会相互背叛的关系……作为证明,让两家的长子长女结婚。

[也就是政治结婚?]

霍桑:嘛,这样说可能更妥当。

霍桑:我虽是独身,却把朱丽叶她们当成自己的孩子。

霍桑:时常还会想着,朱丽叶若是有她母亲那般奔放就好了。

霍桑:那孩子现在,正要为了家族嫁给不想嫁的人。这让我十分懊恼。

霍桑:再说了那个叫莫里斯的……你觉得他会成为一位好丈夫吗?

[这……]

[……他会让朱丽叶不幸吧]

霍桑:我也觉得。莫里斯不过是个会因无聊的情面、或是冲动的感情而胡闹的小混混。

霍桑:不过无论是戈尔迪家还是维奥莱特家都净是那类人。

霍桑:所以不会简单同意这次的合并。不想想今后,只知道过去和现在。

霍桑:都是些觉得比起和敌人联手,还不如打响全面战争的家伙。

霍桑:事实上,阿隆与亚当斯卡也受到了部下的强烈抵制吧。

霍桑:无从下手的阿隆选择委托马布尔商会。毕竟马布尔商会的列席是绝对的。

霍桑:街上可没有人敢对马布尔商会见证的婚事提意见。

霍桑:……对外宣称是四天三夜的家族旅行,实际上是为了悄悄达成两家的契约。

[……真是过分啊]

[(明明是这种事,为什么我会在这……?)]

霍桑:决定选择什么是那孩子的人生,但我绝不希望那孩子选错路。

霍桑:嘛人生这么长,在这前方有什么都不奇怪。

霍桑:如果朱丽叶向你伸出了手,无论是什么形式都行。你能握住她的手吗?

霍桑:对憧憬的女性心生胆怯,连被甩都没能做到的我,或许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呢。

霍桑:走,我们回去吧。朱丽叶正与美味的红茶一同等待着我们。

朱丽叶:能让我走了吗?

莫里斯:等你听完我说的话。

霍桑:似乎在争论什么……先看看情况吧。

朱丽叶:可以。你要说什么呢?

莫里斯:说白了,我更喜欢你妹妹啊。能不能和那孩子换换?

朱丽叶:这不是我和你能决定的事吧?

莫里斯:不,我只是觉得如果你爱上我就太可怜了。所以先来问问你。

莫里斯:但你看上去也不坦率,兴许我这么问你也不愿意说出真心话吧。

莫里斯:要是你无论如何都想的话,和你睡一晚也可以啊?你也完全不差啊。

朱丽叶:你真是差劲……

霍桑:怎么办,藤丸?

[哪儿有球啊?]

[黑社会……有没有手枪呢……]

克里斯:莫里斯大人,还请收手……

莫里斯:哦哟,不得了的家伙来了。这次说不定要被折断手了,我先走了。

莫里斯:我去外面散散步。别跟过来!

霍桑:没事吧?

朱丽叶:没事……虽然感觉不太好。

朱丽叶:克里斯,医生,能先过去吗?

霍桑:唔姆。既然如此……我们走吧,克里斯君。

克里斯:好的。

朱丽叶:谢谢,在红茶冷前我们会过去的。

朱丽叶:……立香。对不起,说什么只是家族旅行,把你带来。

朱丽叶:我还以为会是多过分的家伙……比想象中要严重个两倍呢。

[什么才两倍]

[你这是多能忍啊?]

朱丽叶:噗。你这什么话。真奇怪!

朱丽叶:虽然像往常一样沉稳,但今天的你要天然个两倍呢!

朱丽叶:——呵呵。谢谢你,立香。我轻松多了。

朱丽叶:但是啊,我正是因为出生在这个家族,才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能上现在的学校,也能遇见你。

朱丽叶:我感谢这一切。所以作为长女,我绝不能逃避。

"一起逃吧?"

"一起逃吧?"

朱丽叶:我很感谢你的心意。但就算逃避也只是妹妹沦为牺牲。那实在是……

朱丽叶:等下,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可不是为了看你这摆出这幅脸才带你来的哦?

朱丽叶:诶,不要啊。立香?坚持住立香!



教授M:比想象中要醒得快啊。在那之后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

[又是这样……?]

[我感觉自己动了4个小时……]

福尔摩斯:看来这里的现实与你的梦境,时间的流速不同。

福尔摩斯:不管怎么说,正是想要更多情报的时候。快讲讲发生了些什么。

玛修:所以被朱丽叶撞倒就这么昏过去了?

教授M:唔姆,那还真是不幸啊,太不幸了!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教授M:看来有个更倒霉的男人啊!痛快,真是叫人痛快无比的大失态啊!

教授M:你也这么觉得吧谢林伽姆君?哦不失礼了,在这里的名字不是那个。

教授M:福尔摩斯!夏洛克·福尔摩斯!没想到是一发退场啊,连我都没能预料到唷!


教授M: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修:(前辈,我第一次见这么开心的教授!)

[嗯,也不是不懂他的心情]

[嗯,就像是回归童心了]


福尔摩斯:巴顿术。

教授M:哎呀!

福尔摩斯:失礼了。我在考察,能安静点吗。

郁闷的老福.jpg郁闷的老福.jpg


福尔摩斯:……只不过谢林伽姆……作为侦探竟然最先从舞台退场,真是训练不足啊。

福尔摩斯:侦探可是与危险作伴的职业。修习格斗术用于防身可是绅士的心得……

教授M:你那可是万一有什么就拿犯人当盾只保全自己的防身术啊!

教授M:但是谢林伽姆被杀还真是奇怪。换作其他人的话倒还好理解。

[?这是什么意思,教授?]

教授M:如果胁迫者就在这次的登场人物中,那谢林伽姆的到来就该是计划外的突发事件。

教授M:胁迫者……就先假定是犯人吧。如果犯人在虚月馆做了各类准备。

教授M:那对犯人而言,杀害谢林伽姆就不是件好事。

教授M:毕竟事前什么都没能准备。一定会在哪儿破绽……出错。

教授M:想要排除预料外的来访者这点我可以理解,但是最开始就下手作为教授可无法苟同哦。

玛修:……原来如此。从犯人的心情来考虑,这次应该是想尽量避免的杀人……

玛修:也就是,杀害福尔摩斯是突发的?

福尔摩斯:谢林伽姆。是谢林伽姆,Miss·基列莱特。

教授M:啊啊。以犯人角度来看,应该没有余裕进行多余的杀人。

教授M:死了一个人剩下的生存者就会保持警惕。这样能成功杀害本命的可能性就减少了。

教授M:如果是复仇,与私怨无关的事件,最先下手的就该是本命。

教授M:但是谢林伽姆被杀害却不是本命。因为他和两个家族都没有关系。

教授M:所以这对犯人而言想必也是个十分苦恼的选择吧。

玛修:那个,教授认为谢林伽姆是为什么被杀害的呢?

教授M:那都不用说lady!肯定是太碍事了啊!

教授M:我懂这心情!要是被摆着那种脸的侦探旁若无人地掺和进来,换我也会想拿棺材砸的!

教授M:出于可能阻碍犯人恐吓计划的危险性。以及,在这一切结束之后被解开谜题的可能性。在我们这些人中肯定存在凶手

教授M:侦探这种家伙对犯人而言就是百害无一利啊,在实行计划前就该尽早抹杀。

玛修:怎么这样……

福尔摩斯:很遗憾我也持相同意见。而且借先行杀害侦探这件事,表明了潜伏在虚月馆的胁迫者是“不惜杀人”的犯罪分子。

福尔摩斯:说起来在你沉睡的期间,我们这也有所进展。

福尔摩斯:虽然没能找到马布尔商会,但是找到了戈尔迪·company和维奥莱特·ink这两家公司。

福尔摩斯:这两家公司都扎根于美国的某个都市,长时间在当地争夺权力。公司代表分别是阿隆·戈尔迪与亚当斯卡·维奥莱特。完全相符。

福尔摩斯:但是无从得知他们家族内部的情报。

教授M:对于反社会组织的老大而言,近亲的情报可能会成为弱点。尽可能隐藏了吧。

玛修:……还真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啊。并非过去、未来,或是特异点。

福尔摩斯:啊啊。关于他们正在仔细调查中。在你下次苏醒前就能入手详细情报。

教授M:世界第一的顾问侦探真是听着笑掉大牙。要是把管制室的终端交给我一瞬间就能搞定。

福尔摩斯:哈哈哈。我可没醉到会把master key交给小偷呢。

福尔摩斯:嘛,就算是我也没法进入管制室的主区。

福尔摩斯:那可是真正的black box。

[又犯困了……]

玛修:Mr.福尔摩斯、教授!前辈的双眼有了要沉睡的预兆……!

福尔摩斯:不好,闲话聊太久了吗。但是实际上,关于谢林伽姆与谁见面了……

福尔摩斯:已经搞清楚了。所以忍着困意再稍微听我说会儿。


第四章剧情翻译

5/13公布(其4 作案时不得使用未知的毒药或是需要进行深奥的科学解释的装置)

其4 作案时不得使用未知的毒药或是需要进行深奥的科学解释的装置

玛修:搞清谢林伽姆与谁见面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福尔摩斯:当然是字面意思了。

福尔摩斯:从没有左撇子这件事上,可以推导出谢林伽姆是与谁见面的。

玛修:但是,惯用手也不是不能伪装啊……

福尔摩斯:初次会面的人还好说,惯用手可无法完全瞒过长年住在一起的人。

福尔摩斯:这次的登场人物除了谢林伽姆外,都隶属于某个组织。

福尔摩斯:不还坐在一起共同用餐了吗?如果有左撇子装作是右撇子,应该当场就会被指出。

福尔摩斯:既然无人指出,就可以得出,没有左撇子这个结论。

教授M:抱歉我这么说可能像吹毛求疵,但是没法排除有人隐藏自己“可以两手共用”的可能性吧?

福尔摩斯:是一样的,教授。隐藏自己可以两手共用就说明能正常使用右手。

福尔摩斯:据克里斯的话,谢林伽姆是为了对方才索要了左撇子用的茶杯。

福尔摩斯:对于能正常使用右手的人,需要如此费神吗?要是还有反驳我受理哦。

教授M:唔。本来想挑刺没想到反而补强了推理。但是嘛,我也赞同,继续说吧。

福尔摩斯:嗯。嘛,真要钻牛角尖的话……

福尔摩斯:藤丸是谢林伽姆的密会对象。这一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玛修:前辈是犯人?

[怎么可能]

[我早睡了!]

福尔摩斯:哈哈哈。这么拼命否定我,也让我很困扰。没事,可能性很小。

福尔摩斯:身体本来的主人暂且不论,光听你的汇报应该没有空余时间。

玛修:也就是,完全第三方的存在……

玛修:是指还有没有现身的登场人物X藏在哪里吗?

福尔摩斯:不需要想得这么复杂。遵循奥卡姆的剃刀。想简单点。

福尔摩斯:这不是有需要专门用左手的人在吗……惯用的右手受伤的男人。

[啊……!]

玛修:莫里斯先生!

福尔摩斯:估计是谢林伽姆看到莫里斯右手疼,就体谅了一番吧。所以要求了左撇子用的茶杯。

玛修:但为什么谢林伽姆要向克里斯隐瞒自己与莫里斯的密会呢?

福尔摩斯:不告诉克里斯,不是因为不想让他知道现在在和谁会面。

福尔摩斯:恰恰相反。谢林伽姆是不想让莫里斯知道,是谁送来的红茶。

福尔摩斯:因为克里斯正是让莫里斯受伤的人。光是声音传到耳里,可能就会引起他的不快。

福尔摩斯:若是对方变得神经质,本来问得到情报也问不出了。嘛,对侦探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措施。

玛修:但是,莫里斯没有道出自己曾与谢林伽姆会面的真相呢……

福尔摩斯:按迄今为止的发展,可以知道莫里斯性格多疑,且武断。

福尔摩斯:要是知道与自己会面的人死了,莫里斯应该会隐藏事实吧。说出来也只是落得他人怀疑。

福尔摩斯:莫里斯也深谙自己是“容易被指责”的人。

[抱歉……差不多到极限了……]

[意识……REM REM起来了……(指REM睡眠)]

玛修:前辈!?

福尔摩斯:到此为止了吗。不过成功进行了最低限的说明。

福尔摩斯:请根据刚才的话面对“那边”的事件。你就是那个“某人”的乘客。

福尔摩斯:就算你无法做出决定性的行为,你也可以观察一切。不要忘记这点。

玛修:收集情报是侦探的基本!

玛修:master。虽说是梦境,还请保持警惕。



霍桑:啊啊,太好了。没想到会被朱丽叶撞昏过去。

朱丽叶:对不起,立香。我和凯恩做了同样的事呢……

朱丽叶:还有克里斯。谢谢你把立香搬到这。

克里斯:不,我就是为此而来的。无须介意。

[多亏你我知道是谁与谢林伽姆会面了]

霍桑:哦?熟睡期间灵光一闪了吗?

朱丽叶:……让我听听。

朱丽叶:原来如此。那可能真是莫里斯呢。

霍桑:莫里斯的确右手很痛的样子。可能是因为逞强没接受治疗,反而伤势恶化了。

克里斯:我没能好好把握分寸……

朱丽叶:不,这也是歪打正着吧?多亏这下我们知道对方是莫里斯了。

伍:喂克里斯,说起来你见过莫里斯吗?

克里斯:不……其实我们也在找他。

伍:是吗。馆内找了个遍……

安:怎么了?

伍:大姐,其实啊……

安:这样啊……也可能时间错开莫里斯回来了。

安:馆内就交给我吧。麻烦你们看看外头。

伍&克里斯:了解!

朱丽叶:我们也来帮忙吧。走吧,立香。



伍:……很久没修整了有点丛林化啊。

[比起说有点……]

[(密林……豹人……唔唔,脑袋要……!)]

朱丽叶:该说是,深绿的暗处吗。绝好的藏身之处啊。

伍:不,这倒难说……


伍:这附近常有这种东西潜伏着啊。把它们赶走吧,克里斯。

克里斯:是!

克里斯:哈啊!

朱丽叶:好厉害……把狼当小狗一样啊。

伍:喂喂,猎来狼也不好吃啊。适当赶走就行。

克里斯:好的,伍先生。我这儿的都解决了。

伍:我这也好了。但是关键的小少爷却迟迟不现身。

克里斯:扒开草丛也只有野生动物冒出来……看来不在这呢。

伍:谁让这里是绝佳的藏身之处呢。有我这水平还好说,想要在这里潜伏,都市长大的小少爷是肯定做不到的。只能落得个被狼或其他野兽化作白骨的下场吧。

朱丽叶:别说这么吓人的话。

克里斯:不用担心,朱丽叶大人。现在还没有类似的痕迹。

伍:要是不在这剩下的也就是海了……嘛,也不可能呢。流速那么快,也不是能让外行人游回本土的距离。

伍:看来是白跑一趟。回去吧。


???:……走了吗。

???:不过,还真是厉害啊。看来保镖是真的功夫了得啊。

朱丽叶:我回来了。

哈莉叶:啊啦,欢迎回来。怎么样?

朱丽叶:一无所获。也没找到类似的痕迹。

阿隆:还没找到莫里斯吗!

多罗茜:亲爱的,你喝太多了……

阿隆:住嘴。我怎么能忍住不喝。莫里斯下落不明……

安:我们得优先保护各位的安全。能派去搜索莫里斯大人的人力也是有限制的。

阿隆:还有优先于莫里斯的性命的事情吗!?那可是我的继承者啊。

萝丽:呐呐,爸爸。为什么哥哥不在了?

多罗茜:萝丽,安静点。


萝丽:难道是因为杀了侦探先生?

多罗茜:萝丽,别再说这些话了。

萝丽:但是我看到了啊,昨天夜里,哥哥从侦探的房里走出来了。

多罗茜:萝丽,这话是骗人的吧?你应该和我一起睡下了啊?

萝丽:半夜醒来,我偷偷溜出房间了。是那时候看到的。不是骗人。

阿隆:你,你要相信小孩的话吗?

亚当斯卡:阿隆,我们也不想相信。虽是不想相信……

亚当斯卡:但你不觉得正是不善于权衡利弊的小孩,才说得出真相吗?

阿隆:就算这样也不会是莫里斯杀害了谢林伽姆!

多罗茜:亲爱的,冷静一点。

阿隆:……看来我丧失冷静了。让各位看到这么丢脸的样子真是抱歉。

亚当斯卡:不,我才是冒犯了。

阿隆:虽然还不能确定莫里斯就是杀人凶手。但是他很可能就这样不现身了。

阿隆:那样下去戈尔迪家的未来愈发可疑,最主要的是这次的婚事,也只能终止了。

亚当斯卡:我们也想尽可能避免这件事……

阿隆:……是呢。

阿隆:那我就坦白一个秘密吧。这是连妻子多罗茜都不知道的事。

多罗茜:是什么?

阿隆:可以的话我本想隐瞒一生……


阿隆:站在那的克里斯是我的亲儿子。

多罗茜:诶?

克里斯:阿隆大人!?

阿隆:克里斯……看你的反应,商会应该没有告诉过你任何事吧。

安:……

阿隆:以前我还年轻。结婚后老实了很多,但还是与十分来电的女性共度了夜晚。

阿隆:之后出生的就是你,克里斯。只是,那时我已经和前任妻子结婚,莫里斯也出生了。

阿隆:立场上,实在是没法收养你。

阿隆:所以把你托付给了马布尔商会。当然,还一并给了相当于养育费的谢礼。

克里斯:……是这样啊。

阿隆:对我来说莫里斯是可爱的长子。这想法不会有所改变。

阿隆:但是我作为戈尔迪家的家主,为了家族存续我什么都做得出。

伍:该不会……是要我们交出克里斯吧?

阿隆:啊啊,那当然!害谢林伽姆死亡,容许莫里斯逃亡的,不正是你们马布尔商会的失态吗?

阿隆:我可不允许你们在这个状况下说自己没有责任!

安:你的主张是合理的。幸好克里斯不过是个见习,除去他也不会造成重大损失。

伍:就算是见习,教育到现在也相当……话说大姐,你不也相当疼爱克里斯……

安:别说多余的!

伍:……啊——看来是改变不了了。我知道了。

伍:不是挺好的吗,克里斯。以后就是戈尔迪的大当家了。

阿隆:当然,我会补偿克里斯离去的损失。今后我也想和马布尔商会构筑良好的关系。

克里斯:请等一下,安大人。请让我完成现在的使命。

克里斯:这是我克里斯,对商会最后的效力。

安:好吧。那在离开这座岛前,我还会将你视作马布尔商会的人。

阿隆:已经宣称会成为我后继者的人,竟然像佣人一样工作……

阿隆:……就这样吧。看来是要做个了断。这是最后,我就不深究了。

克里斯:然后……长年受您关照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安大人的恩情。

安:……

霍桑:等下。克里斯进戈尔迪家也就是说……

阿隆:朱丽叶小姐的结婚对象将是克里斯。这样我等的目的就达成了。

朱丽叶:诶,骗人吧……

艾娃:有什么好困惑的?这不是好事吗。坦率地高兴吧。

克里斯:朱丽叶大人,不周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朱丽叶:啊……嗯。好的。

阿隆:真是低声下气啊,克里斯。你已经不用在意他人的脸色了哦?

阿隆:今后你将继承戈尔迪家……不,是连维奥莱特家一同继承!

阿隆:哈哈哈哈!

霍桑:真是豪华的晚餐。有点吃多了。得吃点胃药才行。

朱丽叶:唉……

桑松:还叹气……你也要胃药吗?

朱丽叶:不用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霍桑:啊啊,你满心都是克里斯的事吧。可他不是个挺好的对象吗。

霍桑:你说是吧,藤丸。

[虽然事发突然]

[但克里斯是个好人……]

朱丽叶:……所以?

朱丽叶:从刚才开始大家都在坏笑……傻不傻啊?

霍桑:朱丽叶,你去哪儿?

朱丽叶:自己房间。绝对别跟过来!

霍桑:哎,少女心真是难懂。但刚才是我不对。我现在就去道歉。

哈莉叶:呵呵,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哦?不及格呢。

[克里斯不行吗?]

哈莉叶:我觉得克里斯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哦?朱丽叶也明白这点。

哈莉叶:但是,没那么简单呢……

哈莉叶:嘛,也许就是你这点触动了朱丽叶的心弦呢。

[我和朱丽叶是朋友哦?]

哈莉叶:这和你怎么想可没关系。这是有关朱丽叶心意的问题。

哈莉叶:那孩子基本没有朋友,你知道这件事吗?正确的说,她的朋友只有你呢。

[……诶?]

哈莉叶:你不也该有印象吗?在大学有没有被奇怪的人恐吓?

哈莉叶:"维奥莱特家虽是名门但总有流言蜚语傍身"

哈莉叶:"和他家女儿混在一起,你的将来会被毁的"之类的。

哈莉叶:嘛,那肯定是戈尔迪家搞的鬼,还真是无聊。

哈莉叶:但我无法说不好的传闻全是信口开河。毕竟占据一个地区,就是指那种事。

哈莉叶:各种人的血与泪……还有一些尸骸才造就了我们现在的生活。

哈莉叶:对我们而言这是普通而又理所当然的,但朱丽叶的朋友们却不是这样。

哈莉叶:所以当她是有钱人家的漂亮千金而去接近她的,最后都逃走了。

哈莉叶:当然,朱丽叶也知道家里的内情,所以就算自己认作朋友的人们离去,她也忍下来了。

哈莉叶:但是能忍耐,与无所谓是不同的。那孩子也很受伤。甚至会独自流泪。

哈莉叶:所以……她才被没有因此离去的你拯救了。

哈莉叶:在这层意义上你对哈莉叶而言是特别的。只要你愿意,希望你今后也能陪在她身边。

哈莉叶:那么,晚安。

[……晚安]

[(……总之先躺下吧……)]



???:(小孩真是好……嬉闹也不会被责怪。也没有像大人一样有不得不完成的工作)

???:(最好的是……不会被任何人戒备)

???:(有人来了……)

多罗茜:嘛,我想怎么又从房间溜出去了,居然躲在这么黑的房间里。


萝丽:啊,妈妈。被找到了呢,哥哥。

凯恩:被找到了呢。

多罗茜:真是的。醒来找不到人担心死我了。要玩捉迷藏先跟妈妈说啊。

萝丽:谁让妈妈,马上就催着我睡嘛。我还想玩呢。

凯恩:既然被找到了,那游戏也就结束咯?明天再继续。

多罗茜:……谢谢你凯恩。莫里斯可不愿意像这样陪她玩。

多罗茜:萝丽一定是觉得有了新哥哥很粘你吧。

凯恩:唔噗噗噗。我这种人要是也能当哥哥就好了。

凯恩:维奥莱特(我家)的姐姐们总是装老成,对吧?

多罗茜:是呢。来,是晚安的时间了。回床上去吧。

萝丽:好的。

凯恩:那我也睡了。关灯。关灯。

???:(小孩子真是好。谁都不会怀疑)




玛修:早上好,前辈。这次发生了什么吗?

福尔摩斯:本该与低俗男性结婚的女主角,一下子将和无可挑剔的王子大人结婚……

福尔摩斯:嘛,虽然是个happy end,但作为故事还是有点无趣啊。

玛修:我觉得这是个很美妙的展开……非常想应援朱丽叶小姐。

玛修:但是……眼下的情形不容我这么说呢……

玛修:被杀害的谢林伽姆,还有不知所踪的莫里斯……

福尔摩斯:现在讨论莫里斯的行踪也不会有结果。比起这个还有更重要的事吧。

教授M:戈尔迪家出现了新的继承者。同时也可能是新的目标。

玛修:啊……

福尔摩斯:如果胁迫者的目的是阻止两家接近,那莫里斯的失踪很可能也与胁迫者有关。

福尔摩斯:但是,这样一来克里斯的存在对胁迫者而言就完全是计算之外了。可能会再次诉诸武力。

教授M:又是预料之外啊。突然加入的侦探和公布身世的私生子,真是个不走运的犯人。

教授M:好不容易排除了戈尔迪家的下任当家,新的当家后补又冒出来了。

福尔摩斯:要是想下手今晚就是绝好的时机。胁迫者如果是认真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吧。

福尔摩斯:被盯上的要么是克里斯,要么就是朱丽叶呢。

[朱丽叶要被杀了?]

[我得赶快过去阻止!]

玛修:前辈,不要用头撞墙啊!很危险的!

福尔摩斯:冷静。就算在这昏迷也不代表能早点苏醒。

福尔摩斯:比起这个你得赶快做好觉悟。为了不管前方有什么惨剧等待,都能冷静搜查。

福尔摩斯:嘛,希望只是我杞人忧天吧……



我——冥尔摩斯

(虽然一开始以为是玛丽和老兰私生子…………)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