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小说女主宁玥男主秦漠的小说叫什么?

女主宁玥男主秦漠的小说叫什么?

更新时间:2017/08/16 13:20:17 作者: 天畅

女主宁玥男主秦漠的小说叫什么?宁玥秦漠小说名字?这本小说叫以我红尘,换你余生,是七月红尘所写的都市言情小说。男人们玩的开心极了,会在那翘臀上抽打着,甚至会竞赛谁的手掌印留的更深。感兴趣的话就来免费阅读全文吧!

推荐指数:★★★★★☆

宁玥秦漠小说

出了校门,看学校门整齐蹲着的一排排要饭花子,我皱眉,绕路而走,我厌恶不劳而获的人。

李天出来就被一个要饭花子拉住,有点不高兴,甩开胳膊,要饭花子脸色讪讪,讨好道——

“同学,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认识宁月吗?”

“你干吗?”李天警惕。

“我是她妈,我来看看她!”要饭花子脸色一喜。

李天随口冷笑,“就你这样还宁月她妈呢,我还是周杰伦他弟弟呢,知道宁月有钱想额她是吧?”

“我真是她妈!”

我暗叫不好,正准备转身离开,我妈已经扭头看到我了,冲过来抓住我,“月啊,我可找到你了!我来了两天连顿饭还没吃呢。”

我尴尬的笑笑,挣脱那双手,拽走了我妈“我这就带你吃饭去。”

李天眼神复杂,似乎不敢置信。

“死丫头,他说你有钱是怎么回事!说,是不是藏钱了?好啊你,背着你和我爸再城里过好日子。”

“我没钱。”我撒谎了。

我妈显然不信,脸色阴了下来,打量着我的衣服,我暗叫糟糕,忙道,“这衣服不是我的。”

我妈抓着我的头发,用手抽我,然后看大家都在看她,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们来评评理,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供她上大学,看看她穿的,看看我穿的,现在可有出息了,也不往家里寄钱,自己吃好穿好,让我和他爸在家里饿着,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我愤怒,气的直颤抖,扭头走出人群,却被几个好事的人拦住了。

“姑娘,你这太不孝顺了。”

“好歹把你养这么大,该有的人性要有吧,良心被狗吃了?”

“养这种女儿还不如养狗!”

啪!

不知道是谁,走过来狠狠抽了我一巴掌。

半边脸都是麻的。

最后,我被带到警局再教育,我红着眼睛挺这些卫道夫一句句的批判。

我不能解释,解释会让他们发现我小姐的第二职业。

我妈坐在一旁得意的看着我,听警察不说啥了,又开始嚎啕大哭扮可怜。

我低头,握紧拳头,思考着这是我亲妈的可能性。

出去后,我带她到一个饭馆吃了饭,一边吃,她一遍唾沫星子胡飞,

“说吧,到底是怎么有钱的,是不是做了什么肮脏的勾当,别以为我傻,把钱交出来,不然我就把你做小姐这件事情说出去。”

我很害怕,最终给了她五万块钱。

她心满意足的走了,临走前说过一段时间把我哥带来享福,让我好好赚钱。

我想过找皇宫解决这事,可她毕竟是我妈,皇宫一旦插手后果不堪设想。

我有无数种方法去解决这个女人,每一个都让她惨不忍睹,可她是我妈,我不能弄死她。

但我不甘心白白受这些侮辱,这次我在镇上的两户人家都放了照片。

“你个骚蹄子!老杨说三万块还赌债,原来都是给你了!”

“老不修,都多大年纪还勾1引男人,怪不得你儿子都得了脏病!”

“这一家人几乎没有好东西,听说这女人为了个奸夫做那事,把两岁的孩子放锅里活活烤死了,诬赖给女儿,把女儿打断胳膊腿扔到山里,家里男人回来发现气死了;儿子不到二十岁就得了脏病,可惜她女儿了,打工赚钱养着一家子还考上了名牌大学……”

我仰头眯着眼睛,呵呵,这个女儿才是这个家最脏的啊……

两个女人围攻下,我妈头发被揪掉了两把,被其中一个踩着手臂打。

最后我妈被救护车拉走了,肋骨断了一根,手臂骨折。

第二天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大家都看了过来,眼神复杂,躲躲闪闪,然后嗡嗡嗡的议论起了什么。

“林辰,我说过吧,她是小姐!”韩雪冲进来兴奋的大声道。

林辰脸色一青一白的,抿着唇没说话。

“哟,伪装富二代这么久累不累啊,果然是贱人,丢父母人就算了,还狼心狗肺的让自己妈饿了两天。”

韩雪走过来,冷笑着,“怎么,不装高傲了?再傲一个我看看啊!”

我抬起头,平静道,“不管怎样,你堂堂千金大小姐,还不如一个小姐得人心。”

韩雪再次扬起手!

啪!

我收回手,看着红肿着脸的韩雪,

“我说过,我不会给你机会再碰我,你不是我,你凭什么说狼心狗肺?你有过五岁开始就要把全家衣服洗完,不洗完不给睡觉的经历吗?你有过每天放学只能用馒头沾着菜汤当饭的滋味吗?你有过家里人宁愿把剩下的肉汤喂狗,也不给你吃的生活吗?你知道大冬天被皮带抽了一顿被关在门外的冷吗?你知道一整年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每天只能吃一顿饭的滋味吗?你有过高三要一边读书,还要赚钱养着全家,附带转赚取哥哥天价医药费的滋味吗?”

韩雪愣住。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我?凭什么否定我的一切努力,凭什么说我是小姐!”我前所未有的爆发了,拿起韩雪身旁的凳子,对着窗户砸了过去。

全班顿时一片寂静。

我缓缓扫过每一个人。

李天脸色通红,动了动嘴低下头。

我挺直脊背走出去,这一战,我知道,我又赢了,用我的尊严换来的同情。

皇宫的生活还在继续着,半年的时间终于快到了。

很快我会恢复自由身,等我毕业,我要带着钱去一个任何人也不认识的地方。

这是最后一天,我在包房里光着身子在床上等着秦漠。

那次之后,秦漠从未碰过我,但我知道他一直记得和我的约定。

对他,我无以回报,所以我只能在这最后一次用身体偿还他。

黑暗中,冲进来一个男人,男人冲上来抱住了我,捂住我的嘴巴,让我安静,然后将我抱坐在他腰上,拿着刀子要我动。

虽然他根本没有脱裤子,像是为了躲避什么人,但其实我更害怕。

大门被一脚踹开,一堆凶神恶煞的犀利的扫着这个屋子,他们手里拿着刀,不约而同的看着我。

我忍住想叫的冲动。

后来,他们走了,男人抽动带着疤痕的脸——

“如果不想死,最好闭嘴,让其他人知道这事,你保证死的比我还快。”

刚说完,男人又用刀戳着我,逼我动。

包厢的门又被打开,好半晌,见没人说话,我回头——秦漠抱着胸站在门口!

秦漠冷漠的看了我一眼,“真脏。”

然后,拿出一张支票,丢在地上,转身离开了。

看着地上那张支票,我知道我和秦漠的契约结束了,颓废的坐在床上。

秦漠讨厌我伪装,厌恶我的肮脏,我都知道。

这个男人经常点我的台无非是想看我所有的伪装破裂的那一刻。

翌日。

妈妈告笑着看向我——“你不用当公主了。”

我一愣,难道秦漠临走前还是帮了我?

妈妈不在多说,让两个人将我带去了别处,一路上我很忐忑,但那两人却只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车开到郊区的一座村庄里,然后一直往里开,停在一栋二层楼前,我被拽了出去,走了进去,里面还有地下一层。

我和他们下去,下面是大到找不到尽头的空间。

闻着里面浓郁的烟味,看着一个个紧闭的房间,一个个只着三点式比基尼的浓妆艳抹的女人们端着吃的走来走去。

房间里面开门后时不时传来惊呼、尖叫和破坏声。

一个纹着纹身的壮汉从和我擦肩而过,我直盯盯的看着他手里的……枪。

那天,我开始了在皇宫特殊部分——‘地狱’的日子。

能来这里的,都是特殊人群,他们在这里享乐和谈生意。

我来了半个月,根本没有多拿到一分钱,如果说当公主是让你出卖尊严,在这里就是让你当狗。

我被带到一个房间了,和几个目光绝望的女孩接受了“新手教学课”。

课程极度bian态,各种游戏方式、以及告诉你怎么情况下保护自己不受伤。

其中有一项就是给下面塞东西,然后怎么样蠕动肌肉,能保护子宫。

教课的女孩双腿大张着,在众人的注视下将两颗乒乓球弄了出来。

男人最好奇女人的下面,小说里面写的诱人浮夸,其实,相当恶心。

他们给我准备了同样暴露的衣服,经过特殊设计的衣服。

不过相比于这里的丰ru肥臀来说,我身材只能称得上干瘪。

穿着这身尴尬的衣服我和另一个新来的被几个老人带进一个包厢。

一进去我就差点被熏得窒息。

余光中,我看到桌子中间放着一堆白色粉状的东西,我心惊肉跳的站着。

里面的人看起来都很强壮,目露凶光,在我们身上挑挑拣拣以后,每个人都入座了。

没人看得上我,我尴尬的站在门口当起了服务员。

上课的时候,管理我们的人说过,这里的人脾气都不好,规矩大。

如果没有明确指令,不要主动做什么,否则就算残了死了也是活该。

我亲眼看着带我们进来那个老人玲儿,在地上趴动着,性感的腰肢弯着一个诱人的弧度,丰满的臀1部高高翘着,宛如猫一样吃着那些人扔在地上的水果,然后妩媚的笑着。

玲儿的表现赢得了一片欢快的笑声。

然后他们开始天女散花一样的将钱扔在地上,满足的看着玲儿继续趴着用嘴捡钱,然后旁边又有两个女孩儿加入了。

男人们玩的开心里了,会在那翘臀上抽打着,甚至会竞赛谁的手掌印留的更深,狂嗨到最高点,有人吸了几口中间的粉末。

然后丧心病狂的骑在女孩们的背上,抽搐皮带抽着女孩的身体,宛如骑马。

最后更是直接拉开拉链,对着女孩从后入干了起来,女孩迷醉的仰头,仿佛很享受,人生如演戏,高1潮算什么。

干这一行的恐怕最会演的就是高潮,因为下面早就千穿百孔,麻木异常了。

突然,那个男人的目光望过来,我心中一紧。

“去,再他妈叫几个女孩来,把你们那些道具给老子拿一套来。”

男人兴奋道,我绷着身体走了出去,不是我就好……

男人说的道具,是这里的最平常的游戏之一,平常的就像KTV里的转盘和筛子,但老实说,每一样道具都恐怖变态的让人头皮发麻……

我搬着一把造型狰狞的椅子进来,想起什么又返回去,隔着一半开的门,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玲姐,那把椅子还没经过测试。”

“我知道。”燕姐剪着手指甲不在意道,“刚好让新来的测试下。”

我不动声色的转身,显然有人想整我。

拿着电椅走进房间,大家满眼放光的看过来。

我咬着唇,鼓起勇气告诉他们,这个椅子是新出的,还没经过测试。

“哟,不管怎样也不能扫了韩哥他们的性质,阿月,你就先去试一下吧。”玲儿微愣,转而接到。

我看了一眼玲儿,敛眸,帮凶?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被一个胳膊粗壮的男人拽着强迫按着做了上去,身体被固定住,上面有1——10,十个开关。

“没测试,会死人!”

我大叫,仿佛感觉到电流从我身体里流过,那种剧痛感——

小时候宁庆那个混蛋,有一次在我睡着的时候,拿着电线电了我,差点送我去见上帝,那种剧痛的感觉……

1的开关亮起。

我浑身微微酥麻,宛如按摩。

2的开关亮起。

宛如针灸。

3的开关亮起,宛如穴位按摩,疼痛已经显露出来,我挣扎。

7的开关亮起。

我大口的呼吸着,仰着头,嘴里无力的发出啊啊的声音,疼的我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喊出来,血管已经全身性爆起,弯弯曲曲的宛如虫子,我又要死了吗……

8的开关亮起。

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真的。

你们完全想不到这种细胞都仿佛在重组的过程,我死咬着舌头,不让自己晕过去……

因为我的目的还没达到,满嘴血腥让我清醒一点。

“哟,这张木头脸被整的生动了许多啊。”有人啧啧着。

我被人提了开来,仍在一旁。

我趴在地上, 强忍着睁着眼睛,虚弱的扯出一抹冷笑,隐隐约约听见他们玩猜拳,有个男人输了,座了上去。

“别从一开始了,磨磨唧唧的,直接10吧。”

话音刚落,有人按了上去。

透过人群缝隙,我看到一双绷直颤抖瞪着的腿,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大家的笑声。

我看着那惨白青筋暴起,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椅子上的人,摸着从我嘴里渗出越来越多的白沫,放心的晕了过去。

想整我的人,这下都要倒霉了。

第二天我浑身无力的睁开眼睛,却看到门口靠着一个老熟人——

阿兰抱着胸靠在门上,语气凉凉的,“哟,一来就弄这么大事情,以前真是小看你了。”

温馨提示

因版权原因,天畅网暂不提供本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喜欢本作的话,安卓用户可以直接点击下面绿色的图标,然后输入男女主人公的名字或者书名,即可完整阅读全文。

苹果用户可以点击下面黑色的图标,跳转到专属页,根据提示即可完整阅读全文。

以上就是天畅网为大家带来的关于女主宁玥男主秦漠的小说叫什么,宁玥秦漠小说名字的全部内容了,更多资讯请持续关注天畅游戏网!

类似《以我红尘,换你余生》的小说推荐

宁玥秦漠小说

二婚来的刚刚好

双面爱人

更多都市言情小说推荐

好看的都市小说

好看的言情小说

相关文章
  • 他比月光凉薄在哪可以看?顾安心蒋少亭小说在哪里看? 他比月光凉薄在哪可以看?顾安心蒋少亭小说在哪里看? 2017年08月22日 点击次数: 9 作者: 天畅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