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电子小说首席霸宠小甜妻
首席霸宠小甜妻
好玩 0 坑爹 0

首席霸宠小甜妻

首席霸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星沫雨,小说的主人公是苏墨和林依依,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 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

大小: 5.8MB 作者: 状态: 字数: 0 评分: 点击: 613 更新时间: 2017-06-19 18:00
首席霸宠小甜妻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
首席霸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星沫雨,小说的主人公是苏墨和林依依,第一次见苏墨的时候,我直接把他当成是服务业; 结账前,他笑着说道,“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算试做!”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宁宇的股东大会上.....

类似《首席霸宠小甜妻》的小说推荐:

1.神秘老公很凶猛

2.老婆,再嫁我一次

3.婚内出轨:老公的秘密

更多言情小说推荐:

2017总裁言情小说

2017都市言情小说

《首席霸宠小甜妻》小说试读:

自从日剧《昼颜》热播之后,圈子里的一些贵妇们也开始了各种骚动。其实,这种骚动本来就在她们的心里,只是正好有个借口宣泄出来罢了。那天聚会的时候,平姐把我拉到一旁,神秘兮兮地把手机递给我,“依依,有看中的没有?”

我低头一看,里面都是清一色的小鲜肉,我笑着摇摇头,“谢谢你的美意,我不好这口,你要是有大叔,倒是可以介绍个给我!”

平姐冲着我吐了一串烟圈,用略带嘲讽的口气问道,“大叔?这年头大叔都去找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谁还能看上你这颗三十岁的老草啊?怎么,你不会还对你们家凌炜浩存有什么希望吧?前两天,我可是亲眼看见了,光明正大地跟人安怡然出双入对呢,那小眼神儿可不是对什么外面随便玩玩的女人!”

虽说已经习惯了,但是,平姐就这么直接戳到了我的心窝子,胸口处还是冷不丁地抽了一下。没错,我林依依最失败的地方不是老公出轨了,而是老公出轨的对象是他的初恋情人,也是所谓的真爱!所以,为了给他们的真爱泼点脏水,我愣是死撑着我的婚姻。每当属于凌炜浩和安怡然的纪念日的时候,我就逼迫着他回来给我履行丈夫的义务!

我一口闷掉杯中的红酒,笑着对平姐说了句,“就这个吧,为了家庭的和睦,也为了降低点我们国家的离婚率,我的确也该出去找找平衡了,那样才能有力气继续耗下去,不是?”

本来我只是随口说说,谁知道三天后,真有个陌生小伙子给我打来电话,“Ling姐,我是平姐介绍来的,晚上有时间聊聊天吗?”

我反应了会儿才明白这话语中“聊天”的意思,竟然还有些紧张,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偷情的乐趣吧。跟那个自称小文的约好了地点之后,我便撸了个妖娆的妆容,黑色的眼线恨不得拉到太阳穴那里以昭示我是个玩得起的人妻!

到了天海酒店706房间的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就敲了敲门,“吧嗒”一声,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着刚毅完美的线条轮廓的脸,英挺的眉宇,细长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是男人中少有的勾人撩动,微敞的浴袍下面可以看见麦色的肌肤和有力的胸肌。

我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我,“是林……”

小文的话音刚落,一片几千块的布料就滑落了下来。

凌炜浩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唯一的男人,除了在结婚的第一年,他会一个月临幸我个两三次以外,我是真没有过眼前的这种体验。心中的恐慌感让我我顿时就有种捡起衣服临阵脱逃的冲动,我他妈的还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玩的起!

刚要弯腰捡起来那片布料的时候,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响了,上面闪烁着安怡然的名字。我愣了一会儿还是接听了起来,耳旁传来一阵哭哭啼啼的哀求声,“林依依,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怀孕了,算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和炜浩吧!毕竟……他根本就不爱你,你死守着这么个要死不活的婚姻有什么意义呢?”

我冷笑了一声,“哦,那恭喜你,如果你是要打胎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最好的医院,医药费我全包,毕竟是我老公屁股没有擦干净嘛!要是你想养下来的话,我也不拦你,你可以让他跟着你,一辈子顶着孽种的名号;你还可以让我跟着我,喊我一声妈,我心情好的时候赏他点饭吃,心情不好的时候赏他个耳光!但是,千万不要学微博上那个愚蠢的女人说你也是凌炜浩的老婆,你要跟我和平共处!”

说完,不等安怡然在那头的反应,我就自顾自地掐断了电话。这时候,才发现那个叫小文的男人正抽着烟,噙着一抹坏笑看着我,“看来这会儿你是不打算走了,不过,你真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坏女人!”

“嗯,多谢夸奖!但是,我觉得对于你的上帝,说话的时候最好还是要注意一下措辞!”我一边把手机塞到手提包里,一边踢掉脚上的高跟鞋。主动朝着小文走去,刚一抬手,就被他一把抓住,笑着说道,“你手心里有汗,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兴奋?”

我突然觉得这个人的话有些太多了,眼神也很毒,字字句句都戳到我的内心深处。我有些报复性地想要触碰他,他却反过来钳制住我。刚要吻我的时候,我一个撇头躲开了,“亲吻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它属于爱人之间的亲昵,我怕我会恶心!”

小文就那样支撑着身体看着我,半响,才回应了一句,“说的也是!”

然后,便迅速地展现他的专业技能,整个过程中,我的身体都僵硬的像根木头,耳旁回荡着凌炜浩的数落,“林依依,你知道有时候你表现的就跟个尸体一样吗?”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小文拍了拍我的脸颊,柔声地说道,“嘿,你再这样跳戏,我可真进入不了状态了!”

我“嗯”了一声,跟着就闭上眼睛说了句,“抱歉,来吧!”

小文突然嗤笑了一声,“你这是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准备了?放轻松点,这本来就是一项身心愉悦的运动。”

“是吗?我一直以为这是夫妻之间一项应尽的义务罢了!不过,记得做好措施,爱情的结晶可以有,偷情的结晶嘛,还是算了吧!”说完,我就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着上面的吊顶。

小文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顺便点评了一句,“男人都不太喜欢过于理性的女人!”

小文在我身体里最终释放出来的时候,我突然就落泪了。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我,用手指帮我擦了擦泪水,我打趣着说道,“我是被你惊人的持久力给吓哭了!”

他也轻扯嘴角,从我身上爬了下来,坐在床的另外一边,点上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又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其实,你还爱你的丈夫,你对他还抱有期望,是不是?”

说出来的句子虽然是疑问句,可是,那话语中的口气却是笃定的。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胡乱地穿着衣服,一边有些恼怒地回应道,“难道你之前的客人就没有投诉过你话太多了吗?”

等我穿好了内衣之后,看着地上那摊子布料,有些不知所措。小文朝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又笑着指了指他搭在椅背上的白色衬衫。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别扭地套上之后,小文朝着我竖了竖大拇指,“你老公要么是近视眼还不喜欢戴眼镜,要么就是个睁眼瞎,你明明就是个尤物!”

我冲着他冷笑一声,一边从钱包里抽钱,一边回应道,“承蒙夸奖,不过,我老公双眼2.0!”

等我将一沓毛老头放在桌子上之后,就准备拎包离开了,这时候,小文却慵懒地支着身体,指了指那些钱,“不用了,一回生二回熟嘛,这次就算是试做!”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有种被眼前的这只鸭子调戏的感觉,明明我他妈的才是上帝,我才是花钱买享受颐指气使的那个人。我想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连鸭子也不例外。把手提包把手臂下面一夹,便头也不回地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干净利落!”

刚要拧开门的时候,穿着高跟鞋的脚却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我承认自己的腿现在很软,我也承认我小觑了这位高龄鸭子的体力!身后传来一阵细碎的笑声,在我迈出门槛的一瞬间,小文又开口了“记住了,我叫苏墨!另外,晚上出去小心点,你现在这幅模样非常容易让男人遐想的!”

我很用力地甩上了门,心里对这只鸭子的产品质量打了个五分好评,却对他整个过程中的服务态度打了个大大的差评。踩着高跟鞋走在酒店的走廊上,总感觉身后有道戏谑的眼神。在等电梯的时候,有几个人拿疑惑中又带着些鄙夷的眼神看着我,貌似我才是那个出来卖的,我只是转过头来对着他们友好地笑了笑。

刚走到车子旁的时候,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便没有打算接。但是,掐断了之后,却发现这个号码之前也跟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当时我竟然都没有听到。想到这里,耳根有些微红,便按下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刚一接通就听到一阵焦急的声音,“Ling姐,我是小文啊,怎么打了你那么多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呢。我都在这里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

一听这话,我当时就懵了,如果小文还在等我,那刚才那个人是谁?我赶紧追问道,“地址是在天海酒店706室吗?”

“是啊,你是不是找不到路?就是在金明路的步行街旁边啊,应该很好找的!”小文这句话一说,我便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咒骂了一句,“妈的!”

我很懊恼地想当时我怎么就没有问清楚,到底是天海酒店哪条路上的分店呢?我本能地以为是指我和平姐她们经常聚会的这一家了,我烦躁地跟小文说我今天临时有事不去了,改天再联系。然后,不等他的回应就匆匆地挂了电话,在脑中梳理着跟那个自称叫苏墨的男人见面的整个过程。

他明明一开口就叫了声“林”啊!

难道只是个巧合?

我猛地推开车门就要冲上去,却在没走了几步远的时候,又停下来脚步。有些苦涩地想反正都迈出这一步了,跟谁做不是做呢?如果那个人不是凌炜浩的话,无论他是叫小文,还是叫苏墨,还有区别吗?说到底不过是比自己的手指和黄瓜有些温度的男人罢了,况且还是我自己妖娆地送上门去的,矫什么情呢!

这样也好,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安城这么大,我们也不会如此有缘地有再相见的机会,就当是对自己的一次放纵好了。凌炜浩出了两年的轨,我出了两个小时的轨,多少也算是赢回了一点。

这么想着,我又重新钻回了车子里,油门一踩便朝着家的方向开了过去。停好了车子之后,便直接乘坐电梯上楼了。电梯门一开,我还没有来得及跺亮感应灯,就在黑暗中被人硬生生地掐着脖子摁在一旁的墙壁上,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林依依,你他妈到底跟安怡然说了什么,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喉咙被掐的难受,但是,听到凌炜浩这暴躁不安的声音,我的心情还是莫名地开始愉悦起来,努力撑着嗓子说道,“怎么,安怡然又跑了啊?她是不是看你最近在宁宇失利失的有些厉害,担心你又跟以前一样成了一个穷小子。所以,赶紧找到下家,跑路了?甩过你一次,再甩一次也不会那么犹豫的,毕竟一回生二回熟嘛!”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那个叫苏墨的躺在床上慵懒的样子,心中不禁一个哆嗦。而凌炜浩一听这讽刺的话语,捏着我喉咙的力道就更大了,像是生生要把我掐死的样子。这时候,感应灯也亮了,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直勾勾地看着凌炜浩眼中的冷冽,露出了笑意。

就在我以为他真的要把我掐死的时候,凌炜浩突然又松了手,扫了一眼我身上的男士衬衫,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打扮?”

我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边开始掏钥匙开门,头也不回地应道,“出去鬼混的打扮!”

凌炜浩跟着我走了进来,又问了句,“你到底跟安怡然说什么了?林依依,我知道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但是,怡然不像你,她胆子小,在安城又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她留下了一个字条就不见踪影了,我找了整整一个晚上……”

凌炜浩说话的时候,我当时正在倒水喝,还没有等他说完,我就连那杯开水和杯子一起砸向了他。他哀嚎了一声之后,便要朝着我走来,我拿起一旁的杯子一个接一个地砸向了凌炜浩,“滚!”

我正要关上门的时候,凌炜浩用脚抵住了,追问了一句,“最近我手中的单子频频流失,是不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林依依,难道我们两个人就不能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吗?”

我冷笑了一声,“那你当初要跟安怡然滚床单的时候,怎么不提前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跟我好好地谈一谈,问问我到底愿不愿意把自己的老公时不时地出租出去呢?没错,就是我动的手脚,我就是要让你人财两空!凌炜浩,你跟安怡然不是真爱吗?那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么地爱彼此吧!事实证明,真爱总是伟大的,总是要历经磨难和考验的!”

温馨提示:版权原因,暂为大家提供能免费阅读该小说的APP,安装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免费观看~


相关文章
  • 爱落云川26章 爱落云川26章 2017年08月22日 点击次数: 0 作者: 天畅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