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电子小说鬼夜行
鬼夜行
好玩 0 坑爹 0

鬼夜行

《鬼夜行》小说讲述了在短短数天的时间内,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真相浮现于漂浮暧昧的混沌之间。杀人者未必就是真凶,案件的真相未必就是事件的真实,动机的本质也许仅仅是人类的本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本站阅读哦!

大小: 5.8MB 作者: 状态: 字数: 0 评分: 点击: 51 更新时间: 2017-06-15 18:39
鬼夜行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

《鬼夜行》小说讲述了在短短数天的时间内,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真相浮现于漂浮暧昧的混沌之间。杀人者未必就是真凶,案件的真相未必就是事件的真实,动机的本质也许仅仅是人类的本能。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本站阅读哦!

类似鬼夜行的小说推荐

1.鬼耳咒

2.人间鬼事

3.阴阳鬼术

4.茅山捉鬼人

更多恐怖小说推荐

2017恐怖小说

2017灵异小说

鬼夜行小说试读:

犯罪多半是在夜晚发生的。

也许是在月夜,如同迷信中所描述一样,人心被月色所迷惑而陷入魔障,在不经意陷入了冲动的支配,从而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又或者是发生在雨夜,妄想着大雨可以遮蔽洗刷掉罪恶的存在,从而肆意放纵把平素仅仅存在于妄想之中的罪行付诸行动。

而这一次的案件发生时,天色灰暗,沉重的云层彻底遮蔽了月光,倾泻的大雨笼罩了整个城市,间或爆发的雷鸣和连绵不断的雨声交织在一起,仿佛把整个世界都吞没其中,无论是美丽之物抑或罪孽之物,都被隐藏在了大雨之中。若是在大道上,依靠着路灯的光芒,也许还能在这片漆黑的雨幕中照出些许光明,但是如果是在狭长的陋巷,那么所剩下的也就只有深沉的黑暗而已了 。

就在这样一条巷道中,雨声将一切都隔绝在了巷道的尽头,将绝望与恐惧也隔绝在了这条巷道的尽头。

男人胸口剧烈起伏,他想要拼命地呼吸空气,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生命维系在自己的躯体之中,但是在雨水的冲刷下,他依旧被窒息感扼住了喉咙,胸腔如同燃烧般疼痛,而这种疼痛却随着身体温度的下降,也开始慢慢的麻木。男人没有什么医学知识,但常识和本能让他自己,自己正在步入死亡。无力挣扎、无法喊叫,在濒临死亡之时,男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瞪圆了眼看着那个给自己带来死亡的阴影,可是在黑夜和雨幕的双重遮蔽之下,他却根本无法看清面前这个人的面目。是老人还是年轻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完全无法看清,就像是西洋传说中的死神一样,这个人把自己的一切都隐藏在一件如同斗篷般的漆黑橡胶雨衣之下,而雨衣伸长的帽檐更是让这个人的面容模糊成了一团阴影。但即便如此,垂死的男人依然竭力瞪着自己的眼,注视着自己面前这个可怕的家伙……

死神?

不,这个家伙才不是什么死神。

这个家伙是恶鬼!是放纵本能、舍弃人性,在这个雨夜堕落为异物的杀人鬼!

男人的视野已经开始暗淡模糊,不只是面前这个夺走了自己性命的杀人鬼而已,一切景物也都像是被卷入了阴影之中,变得混沌不清。但男人的眼睛依然没有移动,当血液从身体中流出,让呼吸都变得痛苦艰难时,这个男人也没有转开视线,因为这已经是这个男人面对这个杀人鬼最后能做出的反抗了。

只是通过怨恨的视线发泄出的徒劳挣扎,最终还是停止了。

在倾落的大雨之中,这个男人无声无息的停止了呼吸。

这一天,是西元2007年5月9日的凌晨,一个流浪汉的死亡虽然也能在当地报纸上占据了一个角落,但并没有变成什么引人瞩目的大新闻。谋杀,即便是在社会治安良好的地方也随时可能发生,毕竟现代早已不是小国寡民的古老时代,在动辄聚集百万人口的城市之中,产生一个泯灭人性的怪物绝非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这起最初并没有被人过多关注,充其量只是让人对城市治安环境产生微词的案件,在不久之后的未来却聚集了很多人的目光,作为一系列让人不安恐惧的连续杀人事件的开端。

5月9日清晨5点半之后,几乎肆虐了整夜的大雨已经快要完全平息了,席卷天地的暴雨变成了绵绵和煦的薄雨。因为大雨的关系,环卫工人开始工作的时间比平时稍微晚了一些,当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工人们开始清扫街道时,天空已经开始浮现灰蒙蒙的颜色。

为了清洁昨天遗留的垃圾和树木落叶,一个工人提着垃圾袋走进了大道边一条狭长的巷道。然后,这个环卫工人就在巷子里面爆发出了惊恐的喊叫,因为这个工人看到了垃圾之外的其他东西,一具冰冷的尸体醒目地躺在巷子里面。

那是一个流浪汉,负责这一带清洁工作的环卫工人虽然因为骤然看到尸体而陷入惶恐之中,但在潜意识中依然可以辨认出这个男人的面容,只是这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此时却因为死亡的痛苦而扭曲成了狰狞的模样,被雨水冲刷干净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了青白色的死气。

从尸体胸前的伤口上不晓得已经流出了多少鲜血,但此时被雨水冲刷之后,地面上除了血腥味之外,居然很难看出有什么鲜血流淌的痕迹。对于作为发现者的环卫工人而言,这也许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以为这个工人没有看到血雨融汇流淌的惨烈景象。被雨水冲洗过的陈尸现场相当干净,所以除了尸体本身让人产生的恐惧之外,并没有其他让人觉得恐怖的地方。

这片现场散发出的气氛,与其说是恐怖,不如说是诡异。

那具已经流尽了鲜血彻底冷却僵硬的尸体,被摆放在了巷子的中央,双腿紧紧并拢,而双手却向着左右张开,就像是要和别人拥抱一样。毫无疑问,会将尸体摆成这个样子的只有可能是凶手,但是在这个时刻,没有人能够理解凶手这样做的目的和意义。

案件,正是从这样诡异的现场拉开了序幕。

如果这次案件存在的真凶,真实身份就是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警察中的一人,那么前去警局自首的少年在自首之后依然保持沉默就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了。不过就好像对于这样的分析并没有多少信心一样,又或者是陈哲雨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分析存在重大的漏洞,所以仅仅是提过之后,她就转开了话题。

“当然,在所有假设中还有最荒唐滑稽的一种,虽然在我看来这种假设符合事实的可能性相当低下,不过要是你打算作为噱头写在报道里面,倒也不是不可以。”陈哲雨说道,“这是一般来说会被人忽视的情况。这起案件虽然看起来凶残恐怖,好像凶手就和历史上那些疯狂的连续杀人狂没有区别,但是如果这一切仅仅是表象的话,哪有如何呢?”

“表象?”

“如果换作本格推理小说的世界,那么凶手必定要布置各种陷阱圈套来误导调查的进行。而这些陷阱和圈套,理所当然会让犯罪事实发生扭曲,变成虚假的表象。凶手真正的目的则会被完全隐藏在这个表象之下,就像是被包裹起来的蚕茧一样,只有将蚕丝抽尽才能窥到内藏的真相。”陈哲雨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轻轻拍了一下自己身边堆砌起来的大量书本,“看看吧,这些推理小说中大部分都是用这样的表象来欺骗读者的。所以呢,几乎每个推理小说的爱好者在阅读小说时,都已经养成了谨慎的态度来对待小说中描写的案情表象。”

“啊,这个道理我懂的!”听到陈哲雨的话,赵麒拍一下手,一副了然的样子说道,“就好像一般小说里面经常会有的情形,看起来是鬼怪作祟的案件,其实都是人为的诡计;看起来貌似是自杀或者意外,其实都是谋杀的被害者;看起来最不可能是凶手的人,其实最值得怀疑;看起来浑身都是疑点的怪人,其实才是真正的无辜涉案人。”

“哎呀呀,看起来我推荐给你的小说,你都已经读过了嘛,总结得很好呢!在福尔摩斯的世界,一个路过的马车夫都可能是寻仇而来的凶手。在无人生还的世界,已经被子弹贯穿额头的尸体才是皆杀案件的元凶。在侦探波洛的世界,又有谁会想到睿智在侦探在最后的最后会选择亲自主持正义。在人狼城的世界,一座建筑物中会交织两个世界。在戏言的世界,娇小的少女会是凶暴的真凶。”陈哲雨展开了总结,然后话题自然就回到了那个所谓“荒唐”的假设上,“至于看似谋杀但本质不过是自杀的案件,同样不计其数。敦厚的诈骗犯为了家族而选择被谋杀,高洁的巫女为了神圣的奇迹选择天葬的命运,用谋杀来掩饰自杀,用意外来掩饰自杀,在推理小说的世界中从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至于《密室系列》更是将这自杀和宗教完全结合起来,让密室之死成为永生的调教,于是为了获得这样的永生,无论是织田信长,坂本龙马,又或者是约翰?肯尼迪,马丁?路德?金都选择了自杀的道路。当然这完全是小说的虚构妄想、牵强附会……但是,赵麒,你无法否定这样荒唐的事情在现实中绝对不会发生。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这几次案件的被害人如果在本质上都只是自杀,那么他们自然会协助凶手,那个少年完成对自己的杀害行为。”

“这种假设……确实啊,是,完全出乎预料。不过,也确实太过荒唐了一点。”赵麒苦笑起来,“警方既然可以判定这是一起连续杀人案,就肯定是掌握到了足够的证据。比如说现场的搏斗痕迹啦,或者是调查被害人的社会关系,确定对方没有自杀的动机。对,这种事情就算是小报的读者也想得到吧?难道你以为会买我们报纸的读者都是一些中了弱智光环的无知儿童吗?”

陈哲雨当然没有把《惊世奇闻报》的读者当成傻瓜,对于自己提出的荒诞假设,她也有自己的一番说法:“自杀动机?别开玩笑了,就像杀人者的内在已经成为非人的怪物一样,会选择自杀的人,其精神中也必定存在超出普通人理解的领域。就像每个人都有从原始时代的祖先那里继承到的杀戮冲动一样,所有人的精神也同样具备难以觉察的自杀冲动。和属于兽性的杀戮本能不同,自杀冲动应该是人类产生道德观念,构建起群居社会之后才产生的情感。”

“这是心理学的理论?”

“应该是属于人类的行为分析才对,当然也涉及到了心理学的一些知识。如果说杀人冲动让人变得像动物一样,那么自杀冲动就让人类和动物产生了根本性的差异,因为动物是不会自杀的。一切宣称动物会自杀的文献记录,要么是伪造的,要么就是对于动物因为行为上的错乱而导致的死亡结果进行了误读。动物只存在原始的生存本能,它们甚至无法理解生和死的意义,只有人类会因为内心自我毁灭冲动的驱使,做出自杀的举动来。”

“你的话也有些道理。那些鼓吹安乐死的学者,也都认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同样也是人权的一部分。”赵麒点头,他完全可以理解陈哲雨的说明。

“你看,既然每个人都有自杀的冲动和自杀的可能,那么即便那些在表面上没有嗅出那些被害人的自杀动机,但是依然无法排除他们想要自杀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少年的谋杀行为,实际上就变成了一种协助自杀。因为每个被害人都顺从的配合凶手的杀戮,所以作为凶手的少年根本不会在案件中消耗什么体力,而再考虑到他其实是在协助自杀,所以自然心理上的压力和精神上的动摇,会比正常的谋杀行为要轻松得多。”陈哲雨对赵麒这样说道,语气轻松得很,“所以呀,凶手制造的十字架签名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搞不好啊,那就是凶手代替真正的十字架为死者们留掉的墓碑呢。”

“等等,你说被害者有自杀冲动,所以他们的死亡实际上有可能是自杀。这一点,我已经可以理解了。根据这个假设,现场出现的搏斗痕迹,或者是一些乱七八糟将案件指向谋杀的线索,其实都是他们和凶手共同设计,想要隐瞒自己自杀事实的花招。这一点,我同样完全可以理解。”赵麒却在这时提出了新的问题,在短暂的思考以后,年轻的记者皱着眉头对书店老板问道,“但是啊,有点无法得到解答。作为凶手的那个少年,他又有什么理由要去协助一些根本不认识的人自杀呢?这样做搞不好会把自己的人生也给毁掉啊!不,不是搞不好,而是已经毁掉了。就算依照你的推测,作为凶手的少年很可能是高三的学生,但只要满了十八岁的话,他就要负上全部的刑事责任。即便有自杀的情节,但是从这次的案件看来,这个少年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也同样很高啊!他,无法从这件事情里面得到任何好处啊!”

“搞不好被处决就是那个凶手的动机。在大多数的宗教中,自杀都被视为重罪。如果这次的连续杀人事件本质上不过是一个自杀互助群体的集体活动,那么作为执行人的少年在这场互助活动的最后,因为宗教信仰之类的理由,又或者是因为这个自杀群体的某些原则,所以无法亲自结束自己的生命时,他选择利用那些猎狗来判处自己死刑也是有可能的。”陈哲雨翘着嘴角,带着对于谈论的话题而言显得有些轻浮的笑容说道,“你知道吗,在美国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自杀者选择挑衅警察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而通过犯罪行为来完成自杀,同样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但是如果那个少年真的打算自杀,那么他就不应该自首。要知道以他的年纪,如果自首的话,最终判决死缓或者无期的可能恐怕要高得多。”赵麒再次针对陈哲雨的分析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陈哲雨点了点头,用赞许的语调说道:“完全正确嘛,赵麒,你没有说错。毕竟这又不是将射杀嫌疑人当成一般日常的民主国度,死刑的态度一向审慎。即便是连续杀人狂,但如果年纪比较轻,甚至可能连高中都还没有毕业,再加上自首的态度,最终被判处徒刑的可能性绝对要高得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少年会选择自首有两种可能。”

“两种?”

“人类本来就是一种矛盾的生物,即便内心都潜藏着自我毁灭的冲动,但也同样有着求生的欲望。也许正是因为潜意识中的求生欲望,驱使协助了几个人自杀的少年选择了一条存在生还可能的道路。”听到陈哲雨这样说明的时候,赵麒微微点头,这种事情并不难理解,“至于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那个少年故意做出一副自首的态度,同时又隐瞒一些关键的线索和证据,让那些猎狗觉得自己正在被这个犯人玩弄挑衅,通过这种方式让未来的检方失去对自己的好感,从而增加自己被判处死刑的可能。”

“第二种可能,听起来未免太小说化了吧?”而当陈哲雨说出第二种可能之后,赵麒却轻轻摇了摇头,“如果是我的报道,估计采取第一种假设应该就已经可以了。”

“我只是给你提出建议而已,最终要怎么写,怎么编造,全都是你的自由啊。”听到赵麒的话,陈哲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轻耸了耸肩,“我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我的假设,事实上我的假设随便想想都可以发现大量漏洞,这一次的案件,我根本没有去思考真相,而仅仅是在思考到底可以通过这个案件编造出什么样的故事。这和你平时的工作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赵麒看到陈哲雨的笑容中分明多了几分自嘲的色彩。

由于版权原因,天畅不提供本小说下载,大家可以在下载的小说app中搜索本小说的名字阅读即可!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