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电子小说国色天香:美人心计
国色天香:美人心计
好玩 0 坑爹 0

国色天香:美人心计

古代言情国色天香美人心计,这是一本穿越之后的古代言情小说,谁也不会料到的事情,温意和杨洛衣最终会是以仇人的角色结束这段姐妹之情!

大小: 5.8MB 作者: 状态: 字数: 0 评分: 点击: 141660 更新时间: 2017-09-07 19:21
国色天香:美人心计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

古代言情国色天香美人心计,这是一本穿越之后的古代言情小说,谁也不会料到的事情,温意和杨洛衣最终会是以仇人的角色结束这段姐妹之情!

类似国色天香:美人心计的小说推荐:

1.闺娇

2.诛锦

3.至尊盛宠,绝色风水师

4.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

5.医妃读心术

更多言情小说推荐:

2017架空言情小说

2017宫斗言情小说

类似国色天香的小说推荐

《国色天香:美人心计》小说试读:

第二日一早,采薇宫便传来太监总管钟正的喊声:“皇上驾到!”

温意吓了一跳,本来打算起身的,连忙卷回**上,飞扬的神采被病恹恹淹没,再用力再自己的大腿上掐了几下,好让自己挤出湿了眼眶,看起来也有几分楚楚可怜。

这一切,全因她这几日已经没有喝上官御医开的药,所以,脸色很红润,皮肤也白里透红,这样的血色看上去,绝对没有病的迹象。

她虚弱地躺在病**上,看到帘子掀开,碗娘率着宫人下跪迎接,万尚仪也疾步上前跪下迎接:“参见皇上!”

温意虚弱地睁开眼睛,那一道黄色的身影背着光,看不清脸庞,但是整个人散发着皇者的气息和天家的威严。

身影缓步走来,渐渐地,面容清晰起来。

温意几乎整个人要跳起来,心噗通噗通地跳,天啊,让她死了吧,来个五雷轰顶吧!

宋云谦,那侍卫,竟然是皇帝?她还能再迟钝点吗?还能再二点吗?

脸上的血色陡然褪去,她现在就是不吃药也跟之前一样的病容了。还能再装下去吗?她好意思吗?昨晚生龙活虎的,现在就跟快挂了一般躺在**上,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她掀开被子,却被宋云谦压住,轻声道:“不舒服就躺着!”

温意的脸陡然红了,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她垂下眉,郁闷地喊了一声:“臣妾参见皇上!”

宋云谦这一次本来是想来给温意一个下马威的,但是进门看到她病恹恹地躺在**上,泪盈于睫,心忽然就软了,上门警告变成了上门安慰,他自己也有点无法接受这样的心理落差。所以,也有些尴尬。

“好点了吗?”他问出口也觉得自己白痴,她压根就没事,昨晚还能翻墙呢。

温意尴尬地应了一声:“好很多了!”想起昨晚对他说的话,她就恨不得去死一死了,哎,什么交易,什么恶心,真是哪句难听说哪句啊!

她在心底悲怜地叹息一句:温意啊温意,你是要多缺心眼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宋云谦挥一挥手,钟正会意,让所有人都出去外面候着。

只是剩下两人,气氛更是尴尬,温意红着脸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就是皇上,否则,我不会说那样的话!”

宋云谦笑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意本想冲口而出,但是,所幸她的脑子快了一步,她拗口地道:“回皇上,我叫萧云深!”

“宋云谦,萧云深,你跟朕也算有缘!”宋云谦眸光一闪,“但是,朕要知道你的真名!”

温意愕然,抬头看他,不知道这句话隐含几个意思。

宋云谦慢慢地开口,“据朕所知,南诏的送亲队伍在沙漠上遇上风沙,云深公主已经葬身于那场风沙中,那次风沙,死剩三个人,安达木,上官云狄,和万尚仪。”

温意震骇,他竟然都知道?是朱方圆说的吗?按理说不会啊,朱方圆要做二五仔,肯定先跟她说的,而且,朱方圆也不敢说啊,因为代嫁,可是欺君死罪啊!

她彻底傻了,一句话不敢说,看他的样子虽然不似问罪,可谁知道皇帝心里想什么啊?皇帝可是这个国家最高权利者,形容皇帝词除了英明勤政爱民之外,还有暴戾和喜怒无常。谁知道他现在心里真正想什么呢?

宋云谦轻言道:“不必担心,朕没有要追究的意思,你昨晚说的没错,朕娶南诏公主,确实是政治联姻,既然南诏皇帝不知道你已经不是萧云深,朕又何必深究?”

温意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没能够完全放下心来,毕竟她是个冒牌货,不是真正的公主,人家要收拾她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宋云谦见她依旧防备着,轻轻叹息一声,道:“朕先自我介绍,朕叫宋云谦,敢问姑娘芳名!”

人家都这样说了,要是自己再这样防备着,着实有点矫情,她硬起头皮道:“我叫温意,是朱方圆的表妹!”

“温意?”宋云谦心头噗通一跳,听到这个名字,他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底漫出一种绵长的沉痛,这种痛仿佛从几万个世纪前穿越而来,在他心窝撞击着。

他瞧着温意的面容,觉得陌生而又熟悉,陌生的是她的面容,熟悉的是她的神情,他心底暗暗疑惑,莫非,以前跟她认识?

温意往后缩了一下,他的眸光忽然很炙热,叫她心生恐惧,但是,恐惧中,竟有一丝期待。

为了躲开他这种炙热的注视,她急忙掀开被子要下**,谁知道却被棉被勾住了腿,她整个人往**底下扑去。

宋云谦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她往自己怀里拽,温意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心如鹿撞,虽然不是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但是这种亲密来到太突然,她觉得不自然。

宋云谦并没有放开她,凝视着她忽然变得绯红的脸,心里一阵冲动,竟毫不思索地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温意愣住了,然后,那本来就已经绯红的脸忽然像被煮熟的虾子一般,从脖子一路红上去。

“我,我没事……你可以放开我了!”温意轻轻挣扎,但是天知道,她的心跳已经飙升至两百,几乎就要从嗓子跳出去一般。

宋云谦却愣是不放开,他也说不出此刻心里的感受,刚才那一吻,他是完全情不自禁的,他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女子并非绝美,可以说后宫比她漂亮比她风情万种的多了去了,可他,却从没有过这种心跳急速的感觉。

他不愿意放开她!

“温意!”他的嗓音带着莫大的蛊惑,她抬眉看他,虽下意识地想避开他的视线,可是,却还是被他眼里深邃的眸子吸引住,那眸子仿若烟波浩渺,有莫大的魔力,她竟然无法移开视线,只能这样含着五分娇羞五分蛊惑地看着他。

下一秒,他的唇覆盖住她的红唇,嘴唇相接的那一刻,两人的神智都飞至九霄云外,宋云谦第一次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刚接触女子的男生,那般小心翼翼,那般的惶恐。

温意则完全丧失了思绪,只能跟随心的指引和他厮磨着。

许久,许久,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但是,分开不过一秒钟,他又重新拥她入怀,在她耳边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温意,你真是一场瘟疫!”

温意的心,忽地一痛,眼泪就那样簌簌地落下,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像触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无可抑制地掉泪。

他的唇,带着炙热的温度,吻去她脸上的泪,带着心疼怜惜的口气急急地道:“对不起,朕不该这样说你!”

温意抱住他的脖子,摇摇头,鼻子堵得厉害,鼻音重重地道:“你为什么吻我?你喜欢我吗?”

宋云谦抱住她,心底柔软得跟棉花似的,见他掉泪,他心痛得要紧,他甚至愿意用所有的一切,她的笑脸。

“喜欢,我喜欢你!”宋云谦低低地道。

“意妃娘娘!”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一道身影随着一声叫喊声响起而进入内殿。

温意急急与宋云谦分开,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痕,抬头看着这莽撞的姑娘。

千山傻傻地看着眼前的情况,这,皇上真在这里啊?

碗娘急急进来,惶恐地对宋云谦道:“皇上,奴婢阻拦过,但是千山姑娘一定要进来!”

宋云谦心底自然是有些埋怨千山的打扰,但是,他也知道千山不会莽撞,她此番急着前来找温意,一定是有要事的。遂问道:“你来找意妃有何事?”

千山这才回过神来,道:“回皇上,太皇太后说要请千山姑娘过去一趟,说是有要事相询!”

温意急忙穿鞋,仓皇中瞧了宋云谦一眼,见他眉目分明,俊逸非凡,想起他后宫万千佳丽,而自己算什么?神智陡然回来,她有些淡漠地道:“那,皇上,臣妾去一趟!”

宋云谦也收敛神情,他瞧着温意的脸从刚才的迷乱变得淡漠,心里有些难受,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后宫多少女子等着他,他还真不在乎这个叫温意的女子。

他挥手,道:“去吧!”说着,他自己倒率先走了出去。

温意有些失落地看着他的高大俊逸的背影,心里像是被什么蚕食了一般,有些酸酸涩涩的疼痛。

太皇太后想起那日为王妃接生的女子,她用了几天的时间,终于想起为何会觉得这个云深公主有些面熟,因为,她跟那日为王妃叶儿接生的女子很相似。

安然的义母,救了王妃和皇太孙的性命的女子。


但是,温意自然是否认的,可太皇太后似乎是笃定了一般,就认定她是,甚至还召了朱方圆问话。

温意也不太在乎了,因为那一次为王妃接生是在梦中,并非是现实,她否认,也算不得是说谎。

她现在在意的不是这个事情,而是,她似乎对宋云谦动心了。

但是,他后宫佳丽三千,他从不缺女人,她算什么啊?

温意很痛苦,爱上有妇之夫,是每个陷入恋爱中的女人最痛苦的认知。

她无法停止想他,但是一方面又知道自己不能想他。

她也没有再出宫去玩,每日呆在采薇宫里,顾名思义是养病,但是,她知道自己在治疗情伤!

因为,自那一日之后,宋云谦便再没有来过。

不来就不来,她也不稀罕!

但是,就是总觉得心酸,很心酸,心酸中夹着心痛。

她暗暗发誓,就算他来,她也不给他好脸色看,她不在乎他,谁管他来不来呢?

可,那一日中午,他走进采薇宫,身边并无带任何一人,面容憔悴,却依旧俊美如神诋。

她还是无法心如止水,她心跳很快,仿佛这几日的等候,就为了这一刻的相见。

骄傲的她,还是微微地背过脸,冷漠地道:“你来做什么?”

宋云谦也是压抑了好久,他想说思念她若狂,想说这几晚每晚都梦到她,但是,出口的却是淡淡的话语,“母后让朕过来瞧瞧你,你好歹已经被封为意妃,朕不能不来!”

温意被伤到了,太后叫你来你才来,那不叫你来你就不来了么?

当下冷着脸道:“我好着呢,不用皇上来看!”

宋云谦脸色沉了下去,“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朕吗?”

温意不做声,倔强地站在那里,她说不出口自己很想他,但是,也说不出口让他走的话了。

宋云谦见她态度冷漠,也生气了,冷冷地道:“既然你这么不想见到朕,那朕走就是了!”说罢,拂袖而去。

温意的泪水当下就滑了下来。

碗娘进来,有些怜惜地看着她,“娘娘何必跟皇上斗气?他既然来了,娘娘想法子留着他便是了,这后宫多少女子都想尽办法要皇上来呢!”

温意心里堵得厉害,是的,他后宫就是不缺女人,所以他喜欢来就来,不喜欢来就不来。

而她,竟然傻乎乎地在这里等着他。

温意,你是天下间最大的大傻蛋。她握拳在心底骂着自己,在现代,追她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她从吧正眼看一眼,如今,却要苦苦地等待一个身边环绕着无数美女的男人。犯贱!

当夜,她喝了点酒,又翻墙出宫去了。

无处可去,这里不是她的家,不是她所在的城市,她觉得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朱方圆也叛变了,好久没来找她了。

一路行走,不知不觉便来到医馆。本以为医馆已经关门,殊不知医馆里灯火通亮,原来,诸葛明增设了夜诊。

只是,医馆中并无病人,只有诸葛明坐在诊台前,静静地喝着小酒。

听到有脚步声响起,他微微抬头,见到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他略微诧异了一下,眼神陡然复杂起来。

温意道:“一个人喝闷酒啊?我来陪你吧!”

诸葛明淡淡地问道:“你又偷走出宫了?”

温意自顾自地坐下来,道:“什么偷走?难听,我是名正言顺地出来的!”

诸葛明问道:“皇上知道你出来吗?”

温意淡淡地道:“他是皇帝,日理万机,我出宫这点小事,哪里需要告知他?”说着,她取过他的酒杯,倒满了酒,道:“先饮为敬了!”

诸葛明瞧着她眉目间的哀愁,问道:“有心事?”

温意抬头看着诸葛明,摇摇头,“算不得心事,只是思乡情切!”思乡是每日的工作,不是心事。

诸葛明哦了一声,“想父皇母后了吧?这是难捱的日子,总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的!”

温意忧郁地道:“这乡愁,只怕是要缠我一辈子了!”

《国色天香:美人心计》百度云下载点我进入>> 因为版权原因,天畅暂不提供全文阅读,对本作感兴趣的话,点击下载“全文阅读”,然后搜索男女主人公或者本小说名字,即可完整阅读全文。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