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电子小说言情小说冥王老公轻点宠
冥王老公轻点宠
好玩 0 坑爹 0

冥王老公轻点宠

冥王老公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冥王老公轻点宠是作者见字如面的作品,小说讲述了江起云和慕小乔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可以来本站下载冥王老公轻点宠txt全文哦!

大小: 5.3MB 作者: 见字如面 状态: 连载中 字数: 0 评分: 点击: 188823 更新时间: 2017-09-07 18:36
冥王老公轻点宠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

冥王老公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冥王老公轻点宠是作者见字如面的作品,小说讲述了江起云和慕小乔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可以来本站下载冥王老公轻点宠txt全文哦!

类似《冥王老公轻点宠》的小说推荐:

1.鬼夫君别撩我

2.美人祭

3.我的夫君是阴差

更多类似小说推荐:

言情鬼故事小说推荐

灵异小说推荐

《冥王老公轻点宠》小说试读:

林言欢微微回神,失笑道:“失礼了……我真没想到一个小女子跟我讲这些,感觉有点……嗯,怪异。”

我合上小本本,不爽的盯着他:“我不说第二次了,你爱记不记。”

“放心,我都记住了……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没了,一些风水摆件你要问我哥,他看一眼就知道怎么摆了。”

这家伙古古怪怪,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老走神,要么就是露出不明意味的浅笑。

晚上我哥回家,我向他抱怨了一通:“林言欢这家伙好奇怪啊,一会儿板着脸一脸严肃、一会儿又走神傻笑……以后这种大客户还是你去忽悠吧,我现在没了名章也不能抓鬼,咱俩老实倒腾家里的生意算了。”

我哥摸着下巴道:“这家伙该不是看上你了吧……看个宅子这种小事,他居然亲自跑来找你,他以前可都是扔给手下人去做的,我觉得他可能是借故接近你,结果你这傻丫头还不要钱!人家是特地送爱心来的!”

我有点不爽,接近我干嘛?我已经够心烦的了,那天对着江起云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把他也得罪了,说什么我是他冥婚妻子到死也不会变,现在吵个架就怄气。

渣渣渣渣渣鬼!

“唉~~这也怪不得人家啊~~我家小乔十八九、肤白貌美腰似柳~~人家只是君子好逑,哪知道我家小乔已经掉坑里咯~~”

我白了我哥一眼,自己回房间睡觉,房门一推开就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气息,难道江起云回来了?!

“江——”我刚要开口。

门后突然倒吊下来一张惨白的脸!

邪气的三白眼、鲜红如血的嘴唇,还有一身白色的衣袍——

“小娘娘,你好吗?”

“啊啊啊——”我吓得往后跳了一步,原来是白无常这位大爷!

他飘飘忽忽的从天花板降下来,幸好他没有吐出舌头以示亲切,我刚才心跳差点停摆!

“小乔干嘛呢!”我哥楼下喊了一声。

白无常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回答道:“没什么,自己吓自己一跳……”

“小心点啊!孕妇!祖宗!我还以为你从楼梯滚下来了!”我哥吐槽了一句,继续打他的游戏。

我走进房间,将门关上。

白无常在房间里飘来荡去:“小娘娘,你的房间好朴素啊。”

“……你想说什么?”他该不是飘来我这里做客的吧?黑白无常这两位大爷很忙的,作为冥府的中高级神祗,他们的活儿肯定很多,小鬼差也说过七爷八爷很忙。

在民间传说中,通常将白无常谢必安称为七爷,他总是一脸“坏笑”;黑无常范无救则称为八爷,是个黑面神。

白无常飘飘荡荡,我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对我的问题笑而不答,其实他只要不是故意吓人,那张脸看起来并不恐怖,只是邪气得吓人。

他要是来做客的,我是不是应该客气一句:请坐,我给你端杯茶什么的?

就这么飘来飘去,让我心里毛毛的。

“唉……就这么朴素的小房间,居然让帝君大人流连忘返呀~~”他感慨了一句:“阴景天宫高床暖枕,哪里不好?非要跑这里来睡觉……”

我撇撇嘴道:“抱歉哦,我家又小又破。”

“嘻嘻嘻……小娘娘,帝君大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两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哪有隔夜的仇,信物还是不要弄丢了。”白无常从大袖子里掏出一个吊坠。

是那块血玉雕刻的名章,当时被那女子扔掉了。

“又不是我弄丢的……”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是呀,鉴于上次的事件,帝君大人重新做了符咒的绳索,小娘娘用心收好吧。”他捏着挂绳,将吊坠放在我手心里。

“为什么是你送来?他干嘛去了?”我厚着脸皮问了一句。

“唔~~帝君大人不在冥府。”白无常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被青华大帝罚去血池种莲花呢哈哈哈哈哈……”

什、什么?我一脸懵然,什么血池、什么种莲花?

这两个名词一个恐怖、一个高洁,完全是两种意境好么,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我知道青华大帝太一尊神算是冥府的老领导,不过血池种莲花这是什么鬼?

“小娘娘唷,你听过神通不敌业力这句话吗?业障因果对神仙妖魔人鬼六界来说,都是最难消除的,青华大帝能将血池化为莲花,以此来渡业果,帝君大人现在就在静心自省、种莲花咯~~”

江起云静心自省?是为了救我吧?

我心里有一点内疚,我觉得他骗了我、我一肚子火和委屈没处发泄,他却比我凶,所以我才大吼大叫。

可是他大费周章的救我、给自己添了业障,我也不懂这些修行的事,感觉就像我们普通人违法了要接受处罚一样。

“……他还要把这个名章交给我吗?”我看着手心里那一方祥云盘龙的精致名章。

“不交给你交给谁?”白无常莫名其妙的看我一眼:“帝君大人又没有其他妾室。”

我满头黑线,原来还可以纳妾啊!

“冥婚么,不就是至死不渝、阴缘不断的意思,你活着也好、死了也好,都是帝君大人的妻子啊,除非……你死了之后喝了孟婆汤、偷偷跑去跳轮回井,那应该就算结束了……保密哟,帝君大人要是知道我告诉你这个离婚的方法,噫~~好可怕~~”

我隐约觉得白无常更希望我结束这段关系,他觉得我让江起云犯忌了,是个麻烦吧。

知道江起云不是故意对我避而不见,我的心情好了很多,我吵架的时候那么决绝、吵完之后我也怂了不少。

我考虑了一下白无常说的“房间太朴素”,心想是不是应该打扮一下房间,给他一个台阶、让他知道其实我并不希望他离开?

第九天晚上,我大半夜的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到身上一沉——鬼压床了?!

那股冰冷的气息萦绕在耳畔,刺得肌肤微痛、继而泛起丝丝密密的麻痒。

“江起云?”我刚想睁开眼,就被他的手捂住了眼睛。

他俯身咬着我的耳垂,清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消气了吗?还要跟我闹?”

我……

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我只要发泄一点情绪,就说我跟他“闹”。

“……都说四柱纯阴的女子多愁善感、优柔文弱,你看起来逆来顺受,跟我闹脾气的时候倒是挺凶的。”他轻轻噬咬着我的耳垂,冰冷的气息和酥麻的感觉让我睡意全无。

“我……我不是闹,我是真的生气。”我推着他的肩膀,决定好好跟他谈一谈。

“……生气什么?”他顿了顿,皱眉问道:“怕以后不能生孩子?”

我皱起了眉头,一想到这个问题就忍不住心里怒火丛生——他让我怀孕、结果却是残忍的用孩子去做阵眼,他骗我以后还会有孩子,结果呢?如果连我的那个……一起取出来,那对我的伤害有多大?我们哪里还会有孩子?

江起云皱着眉头,捏着我的下巴,盯着我说道:“说了没有骗你,你就是不信……时候到了、你自然就知道,我如果真要对你如此残忍,何必费心思哄着你?我有一百种方法禁锢住你,让你乖乖的当做器具,何必骗你?”

我咬着嘴唇,心里憋屈得要死:“你也知道对我残忍啊……”

他叹了口气:“慕小乔,你十六岁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成冥婚了……那晚做*爱的时候你一直在发抖、恐惧得嗓子都哑了,我没忍心再继续,之后花了两年的时间让你慢慢习惯阴气……我若是真要对你残忍,两年前就可以不顾你的死活。”

“……你现在也不顾我的死活……”我低低的抱怨了一句。

江起云轻笑一声:“死活又怎样,你还不是我的妻子……不过我倒没料到,你居然这么在意能否生育,哼,这倒是好事。”

“……”

“你放两个枕头做什么?”

“……让你睡得舒服点,我这里又小又破,比不了阴景天宫。”

他抬手就将枕头挥到地上:“不需要。”

这家伙简直了……连半句软话都没有,他就吃定了我这么软弱可欺!

在床*上肌肤厮磨的时候,他不会像平时那么清冷,反而有些粗暴,亲吻和爱抚如果不奏效的话,他就会不悦的皱起眉头。

“……怎么又这么艰涩?”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是伤患,伤筋动骨一百天,帝君大人高抬贵手让我休息行么?”

“……哼。”

他松开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真的放过我了,刚准备睡觉,胸前就传来冰冷的湿意。

一点冰凉的湿软不断流连在肌肤上,或轻或重的力道就像投入池塘的小石子,让身体一圈圈泛起涟漪。

他的手指带起酥麻的电流,顺着脊柱窜上脑中、再慢慢的散布到四肢百骸。

这样的亲昵一点点消磨掉我心中的憋屈,或许两个人之间的亲密举动比话语更有用,各退一步、彼此给个台阶、再任由熟悉的气息纠缠沉溺。

细细密密的酥麻侵蚀了理智,他的冰凉手指牵出了黏腻的丝线,我听到他得意的轻笑:“小乔,我的妻……你都这样了,还要休息吗?”

……

在他面前我很弱势,毫无尊严。

尤其是这种时候。

他可以肆意的留下他的痕迹、捏扁揉圆、让我在他身下化成一滩水。

不过好在他还记得我是个伤患,没有让我的肩部着力。

后半夜我被他折腾得基本没睡,手机闹钟响起的时候,我翻身就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头晕得差点撞到墙。

“……你干什么?”江起云不悦的声音响起,及时伸手撑住了我的后背。

“我爸……”我揉了揉太阳穴,说道:“程半仙说,今天给我爸驱邪……我要早点起来准备。”

我睡在里面,江起云拦在我身后,在我单手爬着越过他身上时,有些黏腻的东西不合时宜的涌了出来……没形容错,确实是涌。

我脑袋都快炸了,他不食五谷、寒暑不侵、异于常人,做起来也不知疲惫只求心满意足,我这个普通人撑着酸痛难忍的腰爬行,实在无力抵抗地心引力啊!

那一大股冰冷顺着腿根内侧的肌肤缓慢滑下,惹得他的眼神黯了黯,瞳线仿佛火苗在跳动。

天,他可别再来一次。

“……我、我现在去洗澡。”我尴尬的脑子都快成浆糊了。

》》》

因为清晨的羞赧,我一直不敢直视江起云。

他面无表情的与我哥点了点头,我哥没说什么,蹭过来我身边悄声问道:“你收拾他没有?有没有好好教育他?让他不准上*床?”

我点点头:“嗯,我被他收拾了。”

我哥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快把我鄙视到地缝里了,他摇头叹息,拿着钥匙去开车。

我牵着六只大公鸡,无语的问道:“哥,我们怎么把这些公鸡塞进车里?用纸箱装一下好吗,要不怎么带进医院啊?”

仁和医院可是私立的高档医院,环境好得像五星级酒店,禁止携带宠物探视,我这牵着六只大公鸡怎么进去?

“嗯,装吧,我昨晚已经跟程半仙商量好怎么弄进去了!”我哥胸有成竹。

程半仙今天穿着中山装,看他的这小白脸的样子,实在很难相信他是个半仙,江起云说他是冥府里的失踪人口,不过不想跟他计较。

他开着一辆破面包车,我真想不明白,他做一次驱邪拔毒都是两千万的价格,为什么就这么喜欢破破烂烂的东西?房子也破、车也破,幸好他衣服不破,不然保安都不让他进门。

“小乔,你牵着鸡到西侧围墙外等我们。”我哥吩咐道。

我涨红了脸,这场景多搞笑啊!我牵着六只大公鸡站在围墙外,路过的行人还纳闷的问我:“姑娘,你这是溜公鸡?”

还有人偷偷拿手机拍照,被我身旁的江起云施法屏蔽了镜头。

程半仙小跑过来,我哥也从围墙里面爬上了树,我看他俩将六只大公鸡都空投了进去。

好在那些鸡一只只都很精明,张开翅膀扑腾了几下,却没有乱叫。

我真想不明白,这些公鸡怎么能驱邪?

江起云淡淡的说道:“不懂?”

“当然不懂……”

“鸡是神兽重明鸟的变形,重明可以驱除豺狼虎豹、妖魔鬼怪等一切魑魅丑类,古人还将它称为五德之禽。”江起云握着我的手,带着我往里面走去。

有路人看我一手微张、偏着头自言自语的行走在医院围墙外,就用哪种“好好一姑娘居然脑子有问题”的眼神看着我。

我都习惯了,当成精神病也无所谓了,难得江起云能这样平心静气的跟我说话。

“什么叫五德之禽?”

“就是说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脚后有距善斗、还有尖嘴如刀,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时报晓,是信德……因此有人用特殊方法养出来这种公鸡,是一种辟邪的利器。”

原来这几只大公鸡是被善于此道的法师圈养出来的法器,他们以蜈蚣为食,而蜈蚣入药可以息风镇痉、攻毒散结、通络止痛等功能,因此这些大公鸡不惧怕阴毒尸毒。

等我来到我爸的病房,我哥和程半仙已经在布置东西了。

“你俩去外间坐着,如果有护士进来,就拦住她,要是护士发现我们在医院搞这种封建迷信,说不定会叫保安把我们扔出去。”我哥对我呲牙。

江起云淡淡的说道:“布个结界就行了,你们需要多久时间?”

“一个小时足够了。”

我坐在外间的椅子上,看江起云在门后画符,我哥和程半仙也在忙碌,就我是个闲人,想帮忙也帮不上。

程半仙拖来一个大号的旅行箱,他从里面拿出几块丝绒包好的镜子,在我爸的病床下房铺好。

然后他拿出一包小木头人,一个个都是盘腿打坐的样子,脸上用红色颜料画上眉眼和嘴,看起来在微笑、眉目和善。

这些小木头人在我爸病床周围摆了一圈。

他又拿出一袋小木头人,造型与之前一模一样,但是脸上却是黑色的颜料,眼角嘴唇全部向下撇,看起来怒目苦闷,还有些莫名的凶相。

他将这些黑色小人头朝下的安放在床下的镜子上,一个个倒立着正对上面的小人,如同倒影一般。

我看着倒立的黑色小木头人一脸凶相的微微晃动,突然暴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的往后退了几步。

程半仙抬头看我,意味深长的笑道:“你的体质果然特殊,居然能感受到这上面的凶恶之气……”

“你、你不是要驱邪吗?为什么还要用这种凶恶的东西?”我担心的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程半仙拿出八面铜镜,打开镜子后面的支架,围着病床撑了一圈,再在铜镜前面点上白色的蜡烛。

“OK,可以开始了,你们都退出这间房,看着可以,千万别进来打断做法。”他拍拍胸脯说道:“我可是老医师了,绝对没问题。”

我能说什么呢?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了,只求我爸能恢复神智,哪怕起不来也不要紧,我们带他回家去好好伺候着也行啊。

程半仙念着咒语掐诀,我看到那些小木头人微微的晃动起来,尤其是镜面上倒立的黑色小人,几乎晃得快要倒下,与此同时,八面铜镜前的蜡烛火苗泛起了绿光。

我后背发凉,这间房里突然充斥了阴晦的鬼气,吓得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江起云抬手按着我的肩膀:“别怕……那是他的本来面目。”

我看向程半仙,他那张小白脸的细皮嫩肉渐渐变成了粗糙青黑的颜色,额头上冒出了两对小小的尖角……

我听到我哥咽了口唾沫,他也紧张起来——眼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鬼啊。

江起云撑着我的腰,防止我吓软了滑到地上去。

我看到病床底下的镜子里缓缓的有黑雾聚集,一点点汇成一个人头的模样,在镜子里横冲直撞、随意翻滚。

此时,周围的八面铜镜里,突然出现了朦胧的影像。

我看到了我爸的轮廓,他用力的抱着一个女人的肩膀、另一个铜镜里似乎在与她争吵、还有一个铜镜中女人抱着一个孩子……

这些活动的影响不断重复,似乎是我爸心底最深处的记忆,以此才能唤醒他的神智。

镜中的黑影开始嘶吼:“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爱你!我恨不得吃了你!连骨头都嚼碎!”

我闻言浑身一震——这是我爸的声音!!

“啊……啊……好吵!这孩子好吵!我真想杀了他!”

“你都快死了你还生什么孩子!孩子比我重要吗!我把他们全杀了去陪你好吗!!”

这一声声凄厉的吼声让我胆寒,这是我爸?这个喊着可怕话语的人是我爸?!

他为什么想要杀了妈妈和我们?

我哥的神色凝重,我则忍不住的发抖。

“……别怕。”江起云抱着我:“这只是内心深处所有恶念的结合体。”

“万物两生,很多人都想过死了算了、他为什么还不死、你为什么不去死……这些就是业障,哪怕是一时冲动说的气话,也是添了罪业,之前那个鬼王,不就是机缘巧合在阴山深处融合了我抛弃的恶念,才变得法力强大的。”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敢去看房里的景象,江起云与我聊天来分散我的注意力:“小乔,你有过什么恶念吗?”

我想了想,闷闷的问道:“……吃醋算不算?”

他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房间里,程半仙突然跳上了我爸的病床,缓缓的爬在我爸的身上……我哥拳头都捏紧了,那副模样想要冲进去把他拉开。

因为他在吸我爸的气!我爸的鼻子里缓缓有两股黑气往外冒,他吸着渐渐往后退。

黑气出来越多,床下镜中的那团黑雾就越来越少。

最后那些黑气被他吐在地上,化成一截截肠子一样的东西。

我恶心的不敢看,耳边听到了响亮的鸡鸣,那些大公鸡就像见到美食一般冲进去就拼命啄食。

不一会儿,房里的阴晦之气退散了。

“好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我看向程半仙,他脸上和手上的皮肤都干燥得像龟裂的旱地。

“你、你这是……”我惊恐的看着他。

温馨提示:

因为版权原因,天畅暂不提供全文阅读,对本作感兴趣的话,点击下载“全文阅读”,然后搜索男女主人公或者本小说名字,即可完整阅读全文。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