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畅游戏
热门搜索: 抢红包 微信多开器 2017好看的小说 2017好看的漫画 腾讯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电子小说穿越小说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好玩 0 坑爹 0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与我全文免费阅读,这是一本穿越言情宫斗小说,小说主角是南菻嫣,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被人莫名其妙地捅死,苏醒后穿越到满脸脓包的嫡女身上,好不容易搞清楚罪魁祸首,又被赶了出去。

大小: MB 作者: 状态: 连载中 字数: 0 评分: 点击: 1120 更新时间: 2018-04-08 15:48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手机扫码立即下载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与我全文免费阅读,这是一本穿越言情宫斗小说,小说主角是南菻嫣,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被人莫名其妙地捅死,苏醒后穿越到满脸脓包的嫡女身上,好不容易搞清楚罪魁祸首,又被赶了出去。

类似农女医妃:逆天蜕变的小说推荐:

穿越农家俏媳妇

男主都是我的!

更多穿越言情小说推荐:

2017穿越小说排行榜

2017言情小说排行榜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小说试读:

房门敞开着,房屋整体是用土块垒起,房顶上盖着一堆茅草,隐约中可以看到屋内一个脸上带着面纱的女子在院子里面忙碌着。

她的眼睛,清澈通明,漆黑如墨,收拾着躺在地上的草药,眼中满是淡淡的欣喜。

只要把这些草药卖掉,应该可以换掉一些钱,带着出来的行李在逃跑的时候都扔掉了,那些首饰也被当的差不多了。

“菻儿!”房间内传来了妇人的尖叫声,南菻嫣低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微微皱起。

她本应该是二十一世纪中心医院的女医生,在坐手术的时候,被身后的一个人给狠狠地捅了一刀,她还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就已经死去了。

仿佛陷入了昏迷,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这个朝代,她被关入了地牢房间对面的墙上则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有铁链、皮鞭、夹板,还有许多子菻不认识没见…

她的脸颊上仿佛被泼上了一层黑墨,可怕至极。

还没有等她接受穿越的是谁,就被南府的夫人给赶了出来,她只能合母亲相依为命。

想到这里,她的眼眸轻轻地垂了下来,眼睛没有承受住泪水的重量落了下来。

“娘亲,怎么了?”转身之时,她便消失了,脚下匆忙朝着屋里走去。

她这个娘亲,平时过着荣华富贵歌舞升平的日子已经习惯了,现在到了这个南街村,简直就是天天叫喊,她现在已经习惯了。

南菻嫣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屋内是穿着粗鞋布衣的三十多岁的妇人。她抱着被褥身子卷缩,眼圈发红。

“菻儿,你看看那是还说呢么东西!”她抬起手指向那个角落,惊慌失措的喊道。

南菻嫣顺着她手指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看到了一只四角的壁虎安静地在墙上趴着,眼珠子细细地打量着她。

“没关系的……只是一条壁虎不伤人的。”

南菻嫣转身走到房间门口拿起了扫帚往往靠近壁虎的地方用力敲了几下,它似乎受到了惊吓很快从墙缝中逃走了。

“娘亲,没事儿了。”南菻嫣把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转身走到床边,轻轻地把妇人手中的被子撒了出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娘,咱们可不能这么喊了。咱们这墙本来就波,要是让人家听到了,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呢。”

她说着,两只细长有神的眼睛含着笑意。

“好阿!长本事了是不是,你敢笑话你娘。”崔毕宸脸颊瞬间俏红,又有些气愤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

她比离开那里之后,要过的快乐许多,悬着的心总算还是放了下去。

“菻儿,给娘看看你的脸好不好?”

“其实不用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说,她还是伸手拉下了南菻嫣的面纱,如若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疤痕,这张脸绝对可以说是倾国倾城。

可是现在看起来十分恐怖。

她抬眸看到了崔毕宸自责的眼神,很快她低下了眼眸,掩饰住了瞳孔中冰冷彻骨的恨意。

“菻儿,都是娘不好!你被那个毒妇害成那样,娘却一直没有发觉……害得你……”她伸手摸着南菻嫣的脸颊,泪水扑簌簌的往下坠落起来。

她捂着嘴,一言不发。

“娘,其实我没事儿了。我脸上的那些东西啊,已经好多了,只要好好养着,肯定就没有问题了。”

南菻嫣有些无奈的给她擦着眼泪,她这个娘亲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比她还爱哭。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在她的身上算是彻底体现出来了。

“菻儿,你爹肯定担心你,我们给他穿个消息吧。柳姨娘这么恶毒的妇人,娘担心你爹会遭毒手的!”

崔毕宸拉着南菻嫣的手,感觉的她的身体有些僵硬,转身轻轻说道:“娘知道,这次你爹做的是有些过分了。娘相信,只要娘跟他说了,他一定会相信的。你爹肯定是被那个贱人给蒙蔽了双眼!”

说起到南菻嫣的爹,崔毕宸的表情柔弱的跟一滩水一样,宛如坠入热恋的少女一般。她的眼眸上多了一层雾气,似乎想着和侯爷以前相濡以沫的幸福光影。

“娘,我脸上的伤还没好呢,等我好的彻底了,咱们再回去行么?”南菻嫣伸手重新带上了面纱,笑道。

高乐候南穆澈,原来不说是个平民武将罢了,要不是让崔毕宸看上了,接着崔国府的势力,怎么可能做到现在这样的位置。

但是他刚刚娶了崔毕宸没多久就迫不及待的纳新了柳姨娘,这个柳姨娘绝对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进了这府邸十多年,表上对崔毕宸是恭恭敬敬的,整天嘴里喊着姐姐,若不是她女儿及蒂求个好姻缘,却偏生的有个嫡女在前面挡着,这才将蛰伏多年的毒手伸了出来,把她的脸毁了。

这柳姨娘名义上是姨娘,但是在侯府确实主母的架势,又掌管中规这么长时间,侯府上下全是她的人,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难翻出天。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选择了离开而没有跟柳姨娘在侯府死磕到底的原因。而还顺着他们的意思带着崔毕宸离开了侯府。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还好动手,下了毒,把一家子毒的七八分,随着她怎么报仇都可以。

只是,她还有个关心自己的娘亲,不能因我私人的恩怨,把这个单纯的娘亲也给害了进去。

终有一天,她要把这一切都亲手换回去,让他们也好好体验一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嗯好,那你先给你爹传个信吧,等你伤好了的时候,咱们就回家!”崔毕宸想了想。

崔毕宸想了一会儿觉得她说的却是有几分道理,便不在执着了,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一只通体碧绿的翡翠簪子,塞进南菻嫣的手中。

“菻儿,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可以这样抛头露面的!你是侯府的嫡女,拿着把这个去当铺当了把。以后就不要去镇上了,待在家里好生修养,你这样才会好的快一些。

崔毕宸心想,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侯府的人。要是这样紧紧巴巴的过着日子,让人家听到了恐怕回到了府上也难免被人嘲笑。

南菻嫣并不着急改变自己娘亲的想法,日后有的是机会改造。

想了许久,她硬生生的答道:“是的,娘。”

她握着手中的碧翠簪子,触手温热,价值不菲。只是,她一个穿着粗布衣的小农女,拿着这样贵重的东西去典当,好心的商家还可能给她一些银子。

如若碰到那些黑心店家呢?诬她偷了别人家的东西也未可知,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上几分。

只是,崔毕宸是不会明白这些道理的,于她而言这簪子不过就是头上的装饰物而已,她的首饰盒呢比这贵重的比比皆是。

像她这样富家小姐的派头,让南菻嫣很是忧愁阿,这样很容易招惹上那些有心人,她们两个女的想要对付起来可并不简单。

南菻嫣定了定心神,决定把簪子放到自己的口袋中,随后快步走入厨房。熟练的将昨夜保住的火苗上的木炭灰拨开,丢了些木屑,等火苗蹿高的时候再丢些禁得起烧的柴火,在锅里倒上水,撒上葱花,下了些面条做了个鸡蛋面。

幸好,她前世有着多年跟随上山下乡免费义诊的经验,也学会了生火煮饭。不然,她们两个富家女都要饿死在这小山村了。

把鸡蛋面盛好端上了一个缺了一角的桌子上,扭头冲着房间喊道:“娘,吃早饭了。”

“行,来了。”崔毕宸疾步匆匆走出了房门,看到了桌上寒酸的早餐,撇了撇嘴。

“菻儿?我们怎么又吃这种粗食?这是下人才会吃的东西,我堂堂侯府的夫人怎么能吃这样的东西呢?昨儿不是给你一个镯子么?”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要知道她过去吃的饭都是太白楼的燕窝红枣汤、绣球馒头、铜钱包……现在却要坐在这里喝面条。

南菻嫣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倘若要是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把这些话往村内一传,指不定会要给她们带来多少麻烦呢。

看来不能等到合适的机会了。

她拉过来站在门口的崔毕宸,有些严肃的说道:“娘,菻儿有几句话想要跟您说……”

崔毕宸脸色阴沉,有些不开心的走到了她的面前,轻哼了一声,没搭话。

自从到了这个村子里面,她就每次过一次满意的饭!是不是的还要委屈肚子,她是绝对不会因为态度不好而道歉的!

“娘!”南菻嫣被她小孩的举动给逗笑了,心里的怒气忽然就烟消云散了,她轻轻地说道:“娘,我们现在是在南街村……”

“我知道,但是我们怎么可以跟底下这群……”

崔毕宸在府里待惯了,口不择言。一直都是久居富贵人家,有着天生的优越感,这句话顺嘴说了出来。

她说完之后抬头小心的打量着南菻嫣的神色,她知道菻儿并不喜欢这些高低贵贱的说法。

但南菻嫣这次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语气依然的温柔,只是眼底深处闪着点点冷光:“娘,我都知道,但我们现在是南街村普通的村民,因为跟家人走散了。所以我们暂时居住在这里了,就算是暂时的我们也要做出普通村民的样子。”

她看到了崔毕宸眼眸中的疑惑,无奈的叹了口气,补充道:“娘,你别忘了,我们到底是怎么逃到这里来的。这一路上我们可真的算得上东躲西藏了,柳姨娘派出的人可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前两天我还从镇上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不是菻儿不愿意让娘吃好穿好,菻儿当然也愿意吃好穿好阿!只是我们当前的处境很危险!若是让柳姨娘找到了咱们,那下场就是要了我们的命!”

南菻嫣看着崔毕宸的表情,继续说道:“娘,实话跟你说了吧。你给我的那些首饰我从来没有拿到当铺,而是放在了一个非常隐秘的位置。这些首饰都出自于京城的皇宫内!对方只要有心,一查就可以知道。”

话音刚落,崔毕宸变了脸色。

她这次可一定要好好敲打自己这个单纯的娘亲,省的以后惹出了无法解决的祸端来,那可就麻烦了。

“娘,你想想这个地方能有多大?这么偏僻的地方偏偏出现了京城内才有的东西。只要对方有心,肯定查的出东西的来源!不是我不想跟爹联系,柳姨娘在府中掌管太久了。这府中上上下下莫不跟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怕这封信还没送到爹的手中,就被她给扣下了!”

“不……她没有那胆子……”崔毕宸被南菻嫣这么一说,加上那段死里逃生的经历,脸色变得煞白。

“娘,你别忘了菻儿脸上的伤是从哪来的。”南菻嫣拉着她冰凉的手,决定把她内心的希冀给打碎了,让她断了给那个便宜爹通信的念头。

“你又忘了,那日,那个柳嬷嬷在你的面前是如何的趾高气昂,全然不把你当侯府主母看待。娘,她可是柳姨娘脚跟前的人。”

话音刚落,崔毕宸脑海中就浮现出离开侯府那日,被柳姨娘派来的柳嬷嬷是如何的羞辱。她虽被家人保护的不经风雨,可这脑子却是绝顶聪明的。

听南菻嫣这么一分析,要是她一意孤行真的传了信,而心落在了柳姨娘的手中……

想到这里,崔毕宸不禁后怕起来,歉意的看向南菻嫣,拍了拍她的手,叹道,“菻儿真是长大了,娘居然没想到这一层。日后娘会小心的,不会让人发现咱们的真实身份!”

“恩。娘,你放心,就算没了这侯府,女儿也能让娘过上好日子。”

南菻嫣欣慰的点了点头,她这个娘单纯是单纯了一点,脑子却一点就透。

她可一点没打算回侯府,所谓一如宫门深似海,虽说的是皇宫,但套用在侯府也一样适用。她讨厌勾心斗角的生活,不如这简单生活来的好。

温馨提示:

因为版权原因,天畅暂不提供全文阅读,对本作感兴趣的话,可点击本页面的下载地址,自动跳转到小说全文页面阅读

玩家评论

网名

请输入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